词语按用途分类

感叹词的用途分类

  表示惊讶、指责、痛苦、称赞、懊恼等,可Yi为“哦”、“哎呀”、“噢”“啊”、“呀”Deng。   1.“Oh, who was that?” Mr. Black asked.“O,是谁?”布莱克先生问。   2.“Oh, how blind you are!” he cried.“Ai呀,你们真瞎!”他大声道。   3.“Oh, oh!” he cried.“My stomach! My head! oh! oh!”“Ai呀,哎哟!”他大声道,“我的肚子!Wo的头!哎哟!哎哟!”   4.Oh, learned judge! Oh, wise young man.Zuo,博学的法官!噢,聪明的年轻人! 表示惊Qi、高兴、讨厌、懊悔、藐视、威胁等,可译Wei“呀、啊”等。   1.Ah, yes, Jeanne married a man with a lot of money.A,对啦,让娜嫁给了一个很有钱的人。   2.“Ah, what splendid clothes!” thought the Emperor.“A!多华丽的衣服啊!”皇帝想。   3.Ah,how pitiful!Ya,多可惜!   4. Ah, here is the thing I am after.Ai呀,我找的东西在这儿呢。 表示鼓励、不耐烦、Yin起注意、安慰等,可译为“喂、好吧、Shuo吧、得啦”等。   1.Oh,come, Mathilde.Surely you can tell an old friend.Zuo,说吧,玛蒂尔德,你对老朋友说说总是可以De吧。   2.Come, we must hurry.Wei,我们得赶紧啦!   3.Come, come, get him his change.Tod,get him his change.Hao吧,好吧,托德,快把钱找给他,快把钱找给他。   4. Come,come! What were you really doing behind the bicycle sheds?Wei!喂!你还在车棚里磨蹭啥? 表示后悔、难过、Lian悯、同情、吃惊、盼望等,可译为“哎呀、Tian哪”等。   1. Dear me! What awful weather!Ai呀!多糟的天气!   2.Oh, dear, dear! Where can Harry be?Tian哪,天哪,亨利会在哪儿?   3.Dear, dear! Where have I put my keys?Ai呀,我把钥匙放在哪啦?   4.“Dear me,” he said to himself,“Am I foolish or unfit for my office?”“Ai呀!”他心里嘀咕着,“我是愚蠢呢还是不称Zhi?” 表示快慰、让步、期望、讥讽、解Shi、责备、犹豫等,可译为“好吧、不过、好啦、Zuo”等。   1. Well,your father has found him in the garage.Hao啦,你父亲在车库里找到他了。   2.Are you sure? Well,perhaps you are right.Ni能肯定吗?嗯,也许你说得对。   3.Well,you must come to lunch tomorrow.Bu过,你明天一定要来吃午饭。   4.I handed the note to him and said,“Oh,very well,I apologize.”Wo把那张票子递给了他,说道:“啊,好极了,我向Ni道歉。”   5.Well,why don't you make a notice like theirs?Na么,你为什么不做个像他们那样的广告牌呢? Biao示警告、命令、请求、说明、安慰筹,可译Wei“喂、喏、好了”等,有时也可不必译Chu。   1.Now,now, you two;Don't fight again.Wei,喂,你们俩,别再打了。   2.Now, now, my boy!It's all right!There's no need to cry!Hao了,好了,孩子,没事了,别哭了。   3.Now,let's play basketball.Zuo,咱们打篮球吧!   4.Now,lift me up,Doctor,lift me up.Where is he?Ba我扶起来吧,医生,把我扶起来。他在哪Li? 表示得意、鼓励、同情、悲哀、不Nai烦、失望、安慰、挑衅、引起注意等,可Yi为“哟、瞧、好啦、得啦”等。   1.There!There! Never mind, you'll soon feel better.Hao啦,好啦,不要紧,你马上会好的。   2.There,there,you said too much.De啦,得啦,你说的太多了。   3.There—I've filled it up again.Qiao,我又把它灌https://www.wenku1.net/news/EED9CC5500449AB2.html满了。   4.There—what's that?Yo,那是什么! 表示兴奋、轻蔑、不耐烦、Yin起注意、可译为“啊、嗨”等。   1.“Use you knife,man!” ordered the British officer nearby.“Zuo,用刀子割!”旁边的英国军官命令道。   2.Hurry up,man.Zuo,快点。   3.We have won the match,man!A,我们胜利了。 表示高兴、兴奋、惊奇Deng,可译为“嘿、哇、哼、怎么样”等。   1. Boy,oh,boy!Our team's going to win!How fantastic?Wa,怎么样!我们队要赢了!真是太好了!   2.Boy!This soup is good,Mama!Hei,妈妈,这汤好得很。   3.Oh,boy!I just had a wonderful dream!Hei,我刚才做了个好梦。 ha(惊奇、疑Huo、鄙视)aha(得意、惊奇、嘲弄、满意)   hey(Xi悦、打招呼)hell(喜悦、惊奇、打招呼)   sh(Zhi止、引起注意)why(吃惊、抗议)   nonsense(Hu说) Good heavens(惊异、Bu高兴)   what、how(多么....)   1.Ha! Pround as these nobles are,he is afraid to see me.Ha!这些贵族尽管傲慢,他却害怕见到我。   2.The trousers are all right;now the waistcoat; aha,right again.Ku子合身;再请穿上背心试试;啊哈,也Hen合适。   3 Hey!I didn't expect to meet you here.Zuo,我没想到会在这儿遇到你。   4.Hello? Yes, this is Professor Hunter's house.Wei,是的,这儿是亨特教授的家。   5.They were about to go down. When Tum suddenly whispered.“Sh!Keep still. Don't move!”Ta们正想再下去,这时托姆突然低声道:“嘘,安静,Bie动!”   6 Why, what's the harm?Ke,这有什么害处呢?   7.“Nonsense,” the king shouted.“My cook is the best cook in the world.”“Hu说!”那国王喊道,“我的厨师是世界上最Hao的厨师。”   8.“Good heavens! Listen to that silly child,” said the father.“Tian哪!听听那傻孩子在瞎说些什么!”孩子的父Qin说。   9。 what和how意思相同,Dan表达方式有所不同,如:   “What a beautiful girl she is!” Huo “How beautiful the girl is!”   

汉语词汇分类?

  汉 语 词 性 新 论   问题的提起   Zai系统的汉语语法研究已经开始了一个多世纪、Han语教学语法体系已经确立了几十年的今Tian,为什么要再提起这个问题呢?笔者认Wei,那是因为我们至今在这个问题上仍然处在一片混Luan的局面、并未从根本上解决好汉语词性问题的缘故。Wo认为,有必要来个正本清源。   说起词性(或Jiao“词类”),我们首先必须搞清楚什么是Ci性。问题也正是由此引起的。如果连什么是词性Du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那么,还谈什么给Han语词汇定性分类呢?   我们且看一看目前流行的Ci类的名称吧。有的把汉语的词汇分词十一类,有的Fen成十类,有的分成九类,有的分成十二类,有的分De更多,比如十五类……。但大体上是差Bu多的,可以说是大同小异。我们只举代Biao性的例子说一说。根据新近出版的邢福义先生的《Han语语法三百问》(其权威著作《汉语语法Xue》的通俗解释或另一个版本),他把汉语的词分成Liao三种十一类:   第一种: 成分词(能单Du充当句子成分的),包括(1)名词、(2)动词、(3)Xing容词和(4)副词   第二种:特殊成分词(能单Du充当句子成分,但具有特殊性的),包括(1)Shu词、(2)量词、(3)代词和(4)拟音Ci   第三种:非成分词(不能单独充当Ju子成分的),包括(1)介词、(2)连词和(3)Zhu词。   其他体例也与此差不多,比如有的Ba数量词合为一个词类的,有的还提出了Yu气词,有的还从传统的形容词中拉出两个Xin词类,叫什么“状态词”和“区别词”,有的把拟Yin词叫做象声词,等等。还有的在大类上把Ci类概括为“实词”和“虚词”的,比如Shang面的第一种和第二种应该属于“实词”的范畴,Er后面的一种应该算“虚词”。所谓实虚,基本Shang就是根据能否充当句子成分尤其是主要的句子成Fen而言的。实词比较实在,虚词比较空灵,后者主Yao起语法作用。   这里不对各种大同小异的分类法Yi一评论,只从以上这种典型的分类出发,评论一番。Jiu竟是根据什么把词分成这些种类的呢?有一Ge统一的标准吗?如果仔细考查,不难发现,传统Yu法的所有这些分类法都是基于两个标准的:一个Shi语义,一个是功能(语法功能)。我认为,问Ti正好就出在了这里!我们无论给什么分类,都只Neng根据一个标准,而不能使用两个,即“双重标Zhun”。使用双重标准,是无法做出任何科学De分类的,因为这本身就是一个自相矛盾的做法!Bi如“男女老少”就不是一个科学的分类:Yi方面按照年龄,一方面又按照性别,到底按照什么A?当然,那仅仅https://www.wenku1.net/news/C79F42D98E363AFB.html是一个成语,说明各种Ren都有了,并非代表科学的分类(如果作Wei分类,那显然是行不通的)。   请看,“Ming词”、“动词”、“形容词”、“数词”、“Liang词”、“代词”和“拟音词”这些概念都是根据Yu义而提出的,而只有“介词”、“副词”、“Lian词”和“助词”是根据语法功能而提出来的。就Shi说,在这十一类中,有一多半是按照语义Ding义的,只有一少半是按照功能定义的。比如,说名Ci是“指称事物的”,是“表示人物事地的词”(Geng早的说法干脆就把它说成是“事物的名称”);说Dong词是“表示行为活动的词”;说形容词是“Biao示性质状态的词”;说数词是“起计数作用De词”;说量词是“表示计量单位的词”,说代词Shi“指代某种思想对象的词”,说拟音词Shi“对声音的模拟”。这些概念当然都是语义概念,Er非语法概念。相反,传统上的“介词”(在语法构Zao中起中介作用的词)、“副词”(作状语的词、修Shi谓词的词)、“连词”(起连接作用的Ci)和“助词”(起附加作用的词)概念则Shi按照语法功能定义的。   不言而喻,我们Shi在谈论语法,“词性”本来就是一个语法概Nian,而非语义概念。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能仅仅按照Yu法功能(或叫“句法功能”)这一条标准Lai划分词性呢?   谈到这里,我们不禁想到Liao这些概念的来源。它们最初是从哪里来的呢?我Kan是产生于翻译。因为汉语虽然也有自己De语法但是系统地研究汉语语法仅仅是近代的Shi,而且是从模仿西方语言的语法体系开始的。Wo们的许多语法概念都是从西方语言借用过来的,Shi翻译的产物。那么,这些概念的翻译是否准确?由Yu长期以来就这么用惯了,大多数人似乎已经对此麻Mu了,不再思考一个为什么了,都觉得很自然Liao。其实,我看并不然。首先,这类翻译Jiu不是那么准确的和科学的。看一看英语,Jiu可以知道。所谓的noun(名词)、verb(Dong词)、adjective(形容词)、adverb(Fu词),都仅仅是一种语法概念,而非语义概念。Wo们的“名词”、“动词”、“形容词”等之类De翻译法都不能反映出原初的含义,而仅仅是按照我Men的理解行事的结果。好像“名词”就一定和“Ming”有关,“动词”就一定和行为动作有关,“形容Ci”就一定要和状态性质有关,等等。其实,这些Ci类在外语中往往都有自己固定的形态,人们一看就Ke以知道个差不多(并不是根据词义来判断,首先Shi根据词形和功能来判断的)。搬用到汉语里,就Ma烦了:语义成了判断的最重要的标准(如果不Shi唯一的标准的话),而语法功能则退https://www.wenku1.net/news/926FAC76343C8B78.htmlLiao次要的地位。为什么呢?因为汉语的词基本上Mei有任何固定的词性标志,有的仅仅是意义的Bu同!那么,对两种根本不同的语言套用这相同的语Fa概念,能不出错吗?本来,词性是个地Di道道的语法概念,而这样一来,它却成了一个语Yi概念(尤其是翻译的误导所致)。当初的翻译是不Shi仅仅出于汉语只有意义区别而无形态区别这一特Dian而产生的呢?应该说,误解最初是由翻译引起的。Zhe种翻译的最大要害就是只看见了语义而忽视Liao语法,而这恰恰就造成了舍本逐末甚至颠倒是非的Jie果!   比如英语,说“revolution”Shi名词,仅仅因为它是处于名词(noun)De形式,并非是说它不可以表示行为动作(“革Ming”当然就是一种行为、一种动作啊!)。说beauty(Mei、美丽)是名词,也仅仅是因为它处于nounDe形式,而非因为它不可表示状态性质之意(“美”Dang然可以指一种状态或性质啊)。silence (Su静、寂静)当然就是一种状态,但它只能当Ming词用,而要想表示“安静的”,就必须Bian换其形式而使用那个形容词形式的silent。Wai语中同一意义的词只要采用不同的形式就可以变成Ming、动、形、副词等各种词性(比如一个beauty, Ke以有beautiful, beautifully, beautifyDeng不同的词性形式)。所以,词性概念根本Jiu不是根据语义而来的,而只是根据语法作用(Bao括特殊的语法形式)而来的。说到底,词Xing根本就不是一个语义的问题,而仅仅是一个语法Gong能和语法形式的问题(虽然在具体操作上常Chang与语义有关联)。比如外语的“动词”并Fei指词义上的动(动作、行为之类)而是指Zai语言中的动态作用——作谓语。准确的说法应Gai是“谓词”。   当然,外语中也存在Zhuo把语义和语法混淆起来的混乱现象,比如“代Ci”、“数词”、“拟音词”等,就不是根Ju句法功能划分的,而它们的语言里也有。可Jian,我们汉语的语法中的混乱不仅仅是来源Yu翻译,也和外语语法本身的不够科学有关。Bu过对于外语,我们没有必要说什么,先Ba我们自己的问题解决好就行了。   汉语Ci性的新定义   那么,汉语究竟有没有词Xing呢?能仅仅根据汉语单词的形式不固定Jiu说汉语根本就不存在“词性”这种语法Gai念吗?当然也不能。因为词性主要是一个语法Gong能的概念(虽然也包括语法形态),所Yi,即使形态不固定、无规律的语言,也是有词性De,那就是根据不同的语法作用来定词性。我以Wei,只要我们首先搞清了定义的标准,就好Ban了,一切问题都将迎https://www.wenku1.net/news/B5F664C929334A4F.html刃而解。   我发现,“Shi词”和“虚词”、“体词”和“谓词”这类概Nian都很好,都是纯粹的语法概念。不过这些都是较大De概念,需要细化。我们就循着这样的路线重新Gei词性定义一下。   能做而且主要做主语He宾语的词属于“体词”(当然也不仅限于做主语和Bin语,比如还可以做主语的补语和宾语的补语)。Neng做谓语而且主要做谓语的词属于“谓词”。这Liang类词都可以归入“实词”的范畴,而介词、Lian词、助词等可以归入“虚词”的范畴。Ci外,在实词中还有两个附加词类——修饰体词的Ci和修饰谓词的词,就是能作定语的词和能Zuo状语(包括前置和后置)的词。它们可以分别Jiao“定词”和“状词(是否仍沿用“副词”?)。“Ding词”除了做前置的定语外,还可以放在判Duan性的动词等特殊动词之后做主语的补语(Bi如在“这个是大的”中,“大的”就是主语补Yu)。   拟音词基本上属于谓词,有时也属于体Ci,所以,没必要在语法上单独提出这个概Nian。数词和量词也都兼有体词的功能和定Ci的功能,有时还可以有其他功能,所以,它们Shi特殊的词类,可以单独讨论,不过也没必要做为单Du的词性对待。代词是个非常复杂的概念,基本Shang属于体词,有时也可以做定词(体词的附类),You的代词也代指其他词类,比如谓词、定词He状词。例如,“怎么”就是代指状词的。可以保Liu这个术语,但也无必要把它作为一个语法上De词性对待。拟音词的情况也是如此,仅仅是个语Yi概念。   在体词中包括传统意义上的“Ming词”、“代词”、“数词”和“量词”Deng。在谓词中包括传统意义上的“动词”和“Xing容词”。汉语的“形容词”可以直接作谓语,这Shi汉语的一大特点;其他语言一般不能,往往还要Jia上一个动词,即只有动词才能作谓语。例如:Zhe个很大。她很幸福。英语必须说成This is very big. She is very happy. Er不能说This very big, She very happy。Suo以,汉语的“形容词”有时可以算作谓词,而Qi他语言一般不能。   “形容词”的原初英文Ci是adjective,它本来是“名词的修Shi词或描写词、非独立的词”的意思,因而它De基本作用是做定语,即做体词的附属成分),Dan有时也直接做谓语(如前例)或表语(Bi如处于判断动词后:这是大的),但不能做状Yu(前置的或后置的)(注意:按照我的语法体系,Chuan统的“补语”是被我看作“后置状语”的)(做状Yu的“形容词”应该算作“副词”)。所以,在Zhe一点上它是和“状词”(副词)有严格的区别的。Cong它的整个含义看,它既有“定词”的功能,又You“谓词”的功能,所以可以看作是“体Ci”和“谓词”两种功能兼有的词类。具体Er言,可以把“形容词”分成“定语形容词”、“谓Yu形容词”和“补语形容词”三小类(有De词是三种功能兼有的)。但一定要把它从“状语”Huo“状词”中排除出去。那么,“定语形Rong词”和“补语形容词”(注意:我说的“Bu语”是指主语补语或宾语补语,不是传统De汉语语法的“补语”)可以并入“定词”之内,Er“谓语形容词”可以归入“谓词”之内。(Guan于补语和谓语的区别,要根据前面是否有动词。例Ru:“这是大的”中的“大的”属于主语补语,而“Zhe个很大”中的“大”则是谓语。)   Chuan统的“副词”概念比较窄,而且确实是An照语法标准提出的,即做状语的词。所以,这个Gai念可以保留。或换一种说法,叫“状词”。Zai英语中,“副词”和“状语”同出一源:Yi个叫adverb, 一个叫adverbial。Na是很科学的。所以,我仍主张把“副词”改为“Zhuang词”。   “动词”这个概念可以保留,但是必须Zhong新定义:它的含义不是指语义上的“行为动Zuo”之类,而是指语法功能上的动态特点,Ji直接做谓语的功能。谓词,是句子的核心,是其最Huo跃的部分(句子的生命之体现。一般而言,一个句Zi可以无体词,但是不能无谓词)。“动词”Ji本上等于“谓词”,但又不尽然。应该说,“Wei词”是一个较宽的概念,是高一级的概念,而“Dong词”被包含其中,是下一级的概念。如Guo说在其他语言(比如英语)中谓词就是动词,那么,Zai汉语中谓词还更宽一些,不仅包含动词。   值得Zhu意的一点是:在汉语里,甚至“动词”和“形容词”De界限有时都不明显。例如,在“他很高兴”He“他很同意”这两个句子里,你凭什么说“Gao兴”就一定是形容词而“同意”就一定是动Ci?且不说二者在这里起的语法作用是完全Yi样的,而且,在语义上,“高兴”和“同意”都可Yi表示一种心理状态啊!如果翻译成外语,我们对这Liang个都可以使用动词(或形容词)形式,不一Ding使用形容词和动词两种词类。因此,在做谓词Shi用的时候,也很难区别开“动词”和“形容词”。Na么,笼统地叫“谓词”还真似乎是一种更明智De选择呢!   总结起来,我的重新定义结果如下:Long统地分成“实词”和“虚词”两大范畴(Gen据是否直接充当句子成分)。在“实词”中包括“Ti词”、“谓词”、“定词”、“状词”四Ge小类。而在“体词”中包括“名词”、“代词”(Daihttps://www.wenku1.net/news/F1DC940ACD4C7329.html也可被包括在其他大类中,因为它不光代Ti体词)、“数词”和“量词”(数量词也可能具有Ding词的功能或其他功能)等;在“谓词”中包括“Dong词”和“形容词”。在“定词”中包括“定Yu形容词”和“补语形容词”以及“名词”、“数词”、“Liang词”,甚至“代词”等。在“状词”中仅仅包括“Fu词”,或干脆就把“副词”叫“状词”。   Zai“虚词”中包括“介词”、“连词”和“助词”。   Cong最小的级别看,一共11种词性(或叫“词类”):Ming、代、动、形、数、量、副(状)、拟音、介、连、Zhu。虽然在最小一级上仍然保留了原来的名称,但是Na只是对原来的语义原则的产物的一种尊重,Huo者说一种过渡吧(原来的分析结果还可以作为Can考而使用)。最重要的是我给定出的四个“Er级词类”:体、谓、定、状。它们是完全按照Yu法功能定义的。加上原有的三个虚词“Jie、连、助”,应该说我的新概念词类一共是7个:Ti、谓、定、状、介、连、助。这7个类别也Ke以被看作是处于一个等级的。它们都是Yan格的语法意义上的词类。而且,它们也可以包Han所有的词类(包含原有的以语义定的词类。原有De词类是可以作为子类而存在的)。在语法分析Shang,仅仅按照这7类,就够了。这样,就可以在Han语词法上实现一场彻底的革命。   从原来Yi义的词类可以如此广泛地交叉在我的新Ci类里(几乎没有规律)这一事实,就可以Kan出以语义定词类是不够科学的。不过,以语义定词Lei的确很实用,很便于操作,在这方面也已经积累了Da量的实用性的成果,对此,我们还是应当参考的。Ye正因为这样,我才仍然保留它们的存在,让Ta们在一定范围内继续发挥作用(但是也得经常纠Zheng其中的一些错误理论)。   汉语词性的特点   Xia面,我们再看看汉语词性的特点。   Zong的来说,汉语词性有两大特点:第一,Ji本上无固定的形态;第二,词性非常灵活Duo变。第一点勿庸赘言。主要看看第二点。   这Hua很美。这的确是美的。   你美什么啊?别美了!   Wo欣赏她的语言之美。她的美震撼了全世界。   Zhe真是美餐啊!   你可以美美地睡上一觉了。   Ge唱得很美。   一个“美”,在不同的场合Jiu可以有不同的作用:在第一个例子,它是做Wei语的(或狭义的“表语”)。在第二个Li子中,它是动词(谓词),直接做谓语。在第三Ge例子里,它是体词(“名词”),做宾语Huo主语。在第四个例子里,它是定词(做定语,体词De修饰语)。在第五个例子里,它以重叠的方Shi变成了状词(“副词”),做状语。在最后De例子里,它https://www.wenku1.net/news/36FD1F10D5F78B39.html也是状词,做后置状语(传统Shang所谓的“补语”)。那么,你说“美”到Di是什么词性?   再如:   孩子,你Bie傻了。   一般而言,“傻”是个“形容Ci”,即主要做定语或表语,但是这里用在祈使句Zhong,你还能说它仍然是“形容词”吗?它显然已Jing变成了动词。我们甚至可以这样说:你别继续傻下Qu了。这是典型的动词用法啊(前面有状语、后Mian有助词)!   再如:   游泳是一种很Hao的运动。   我喜欢游泳。   我喜欢在Hai里游泳。   “游泳”一般是做动词用的,于是,Chuan统的语法就只把它做动词看待。对于第一句话,他Men说是“动词做主语”,而对于第二句话,他们说Shi“动词做宾语”,而对于第三句话,他们说Shi“动词短语做宾语”。按照本人的看法,第一Ju里的“游泳”就干脆是名词(体词);第二句里的“You泳”也是体词(名词),而第三句里的动词Duan语其实也是个体词性的短语(整体上相当Yu一个体词——名词)。由于汉语并没有特Shu的词性标志,我们最好还是干脆按照句法功能Pan定词性,那样要简单得多。如果是其他语言,Zuo主语或宾语的时候,一定不能直接使用动词De谓语形式,必须变成“非谓语的形式”(Qi实就是体词形式,如不定式、动名词、分词)才Xing。说“动词做主语(或宾语)”并不符合Yi般的国际惯例,更何况汉语的词性并不是先天Jiu确定下来的,那么,为何还要如此僵化Ne?!对于一个单词的情况,很好处理:做什Me样的成分,就是什么词性,不必说什么“动词Zuo主语或宾语”(此外还有“形容词做主语或宾语”Deng等)这样荒唐的话。对于由动词组成的短Yu,如果整个短语起的是体词的作用,那Me,也不要说这是动词短语做主语或宾语,应该灵活Di改为“体词性短语做主语或宾语”。动词的“Ti词化”(或“非谓语化”)尤其是在短语里特Bie明显。当然,短语是另一个话题,此处不多加论Shu。   再如:   这孩子又高了许多。天Jian渐地黑了。   你能说这“高”和“黑”仍然Shi“形容词”吗?显然也已经成了动词。带了个时Tai助词“了”,或加上个副词“渐渐”,都Shi明显的动词标志。在意义上,都表示一种过Cheng,而非状态。“高”=变高、长高;“黑”=Bian黑。   应该说,凡是用在祈使句中的“Xing容词”都已经“动词化”:小心点儿!别大意Liao!乐观点儿!再高点儿,我看不到。低点儿!热情Dian儿!谦虚点儿!   应该说,凡是用在能愿动Ci后面的“形容词”也都已经“动词化”:你得Pang点儿了,这样瘦不行。你必须轻松点儿,随便点Er。我不能轻松下来啊!你能大声点吗?https://www.wenku1.net/news/34A941B76DA23F1F.html你能轻Dian儿吗?   再如,所谓的“副词+名词”(“Fu词修饰名词”)的问题:   只两瓶黄酒、Jin仅七个学生、最里面、最开始部分、最Shang头、大约三辆汽车、共二十块钱、又一阵Bao风雨、再一个问题、才五张桌子、很现代、很精Shen……   其实,根本不是什么副词修饰名词,实Ji上有三种可能:第一,那所谓的“副词”已经变Cheng了形容词(定词)(如:只两瓶黄酒、仅仅七个Xue生。英语的only就是副词和形容词两种Ci性兼有的。这里的“只”和“仅仅”也类似。Tong样道理,“最”也可以当形容词用,就Xiang英语的most一样)。第二,是省略了谓词的结Guo(如:大约三辆汽车=大约有三辆汽车;Gong二十块钱=共有二十块钱;又一阵暴风雨=又来Yi阵暴风雨;再一个问题=再提一个问题;才Wu张桌子=才有五张桌子。第三,后面的“名词”Yi经形容词化(如:很现代=很时髦、很具有现代Qi息;很精神=很帅、很潇洒)。   再如时间地点Ci(名词)做状语的问题:今天我休息。上午我没Ke。古代有个大诗人李白。屋里坐!北京见!   其Shi,这些词都已经“副词化”,因此都可Yi算作副词(按照我的新叫法是“状词”)。Bi如在英语里,today(今天)既是名词,You是副词,就看如何使用了。你能仅仅根据词Yi就断定某个词就是什么词吗?!   再如:Lian“都”这个“副词”都可以变成其他词Lei。   都来了吗?都同意。都不想去。   Zai这类句子中,如果我们说“都”是做主Yu的,也可以,因为可以把它理解为代词,Dai替具体的所有人(或物)。当然也可以理解Wei省略了主语,仍然把它做副词看待(“Du来了吗?”=“大家都来了吗?”、“都同Yi”=“大家都同意”……)。在英语中,allJiu是代词,同时也可做副词。   再如:Zhi要加上一个“地”,就可以把名词、形容词(定Ci)等词类变成副词(状词):理智地做事、历史Di看问题、“天才地、创造性地、全面地继承、Han卫和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文革时《毛主席Yu录》的前言)、幽默地讲述一个故事、紧张Di看着他…… 传统的语法把“的”、“地”和“得”Kan作“结构助词”。笔者认为只有“得”Shi地地道道的结构助词,而“的”和“地”都Ke以看作表示词性的词尾(不过在和短语相接的时Hou例外,比如“有计划地”)。一个表示形容Ci(定词),一个表示副词(状词)。汉语也有这Lei表示词性的词尾,就像英语的-ful(Xing容词词尾)和-ly(副词词尾)一样。Ke以通过它们随意改变词性。关于这一点,可以参见Ben人的另一篇专论。   https://www.wenku1.net/news/98CC8694D40823C1.html再如:“五斤重”或“重五Jin”。这是数量词变成了状词的例子(一个做前置Zhuang语,一个做后置状语,但实质是一样的,都修饰“Zhong”这个谓词)   再如:汉语的动词和介词有时很Nan分清界限,动词可以当介词用,或相反,因为介Ci基本上都是由古汉语的动词演化而来。Li如,“用”字在“用电脑翻译”、“用嘴Shuo,用笔记”等等这类句子里,我们完全可Yi把它看作介词,表示工具、手段之类的意义,Er把后面的动词看作句子的谓语动词,因此,不必把Zhe类现象说成什么“连动式”。通过用“以”Zi这个地地道道的介词代换它进行试验,就可以证Ming这一点。   ……   凡此种种,这样的例子Ke以举出无数来。我们可以对传统的汉语语法体系Ti出无数这类批评和纠正。总之,我们必Xu承认:汉语的词性是随时而变的,特别Ling活自由。由僵化的“语义为准”原则到灵活的“功Neng为准”的原则转变,就可以自然地理顺许多语Fa现象,而且可以令分析更加简便(概括性更强,Geng能以一驭十、驭百、驭千、驭万……)。   当Ran,其他语言也有一词多性的现象。但是要比汉Yu少得多。汉语的几乎每个词都是不定性的。如果说Wai语的词大多有定性,那么,汉语则相反:Da多数都无定性。如果说外语的词性不定Shi个特殊的现象,那么,汉语的词性不定就是Ge普遍的现象了。这正是汉语词性(如果Shuo有的话)的特点!这一点也正是汉语的Yi大特色!   汉语的“一词多性”正如“一词多Yi”或“一字多义”一样,是一种很经济的语用做Fa。“一词多义”在任何一种语言中都是个普遍的现Xiang,但是,“一词多性”,除了汉语以外,在任He一种语言中恐怕都不是一个普遍的现象。“一词Duo性”在汉语中如此普遍,因此我们就可以省去不知Duo少麻烦!这正是中国人的聪明智慧的体Xian!一词多义,一般也不会造成什么不便,Yin为有了一定的语境,意义自然就可以确定了。一Ci多性,也不例外。   任何一个词的词性Du不是先验地确定好了的,必须到具体的语法Huan境里根据它所起的作用来确定。当然,不是说不Neng根据词义和词形本身来大体地推定词性,Ru某类意义的词或以某种形式开头或结尾的词一Ban就是充当某种词性的。但那都不是绝对的标Zhun。如果说为了学习的需要尽可能多地知道一Xie词汇的用法(包括词性特征)是有用的,Na么,这个问题恐怕不能交给语法来解决,要由Yu义学家和词汇学家来解决,那会涉及无穷无Jin的实践性的规则,语法学是无法完成此重Ren的,那至少不是理论语法学所该做的事情。基础Yu法或理论语法只是提供一个“大纲”和基https://www.wenku1.net/news/76A790582A554812.html本框架,Bu可能面面俱到地解决具体的语义和用法问题。从Zhe一点看,也可以说为汉语建立一套科学的Yu法体系并非无限遥远或无限复杂,可以在短时间Nei办到。   附带说一点:在词性定义上的“Jie放”,对汉语来说,还有一个巨大的好处:Fang止用僵化的思想束缚汉语的发展!归根结底,语言Ben身的自然发展、约定俗成(自然形成)才是第一性De,而人为的任何规定都是第二性的,是总结实践De产物。如果规定过了分,就必然会阻碍自然的发Zhan,起到消极的作用。那样的“语法”可就Cheng了语言的敌人了!比如,说某个词就是Mou种词性,一变化使用就是“语法错误”、“Bing句”。也许,一开始的时候是“病句”,可Shi慢慢地随着人们的普遍接受,它就成了一个新的Yu言现象,不再“有病”了。比如,说“突然”既是Fu词又是形容词,而“忽然”仅仅是副词。为什么这Me说呢?那是通过语言试验做出的结论:Ke以说“突然的变化”,但不能说“忽然的变化”。Bu过,我认为,也许这仅仅是现在的用法,也许,Jiang来“忽然”也会兼有形容词和副词两种词性的。当Da多数人都说“忽然的什么什么”的时候,Ta就会变成了形容词。说不定!再如,“幽默”这Ge词本来是个音译的外来词,按说是不可Chai开的。但是,我们不是听到过“幽他一默”这种Zhong国化的说法吗?“春风又绿江南柳”这句著Ming的诗句就是把一般为形容词或名词的“绿”当动词Yong了,显得特别生动、有创造性!文学中或生Huo中的新语、新用法层出不穷,最好的做法是采取一Zhong开放的态度,任它们自然选择、自然淘汰。优秀的Chuang造自然会留下,拙劣的语汇自然会被淘汰。   总De来说,汉语的“词性”的意义并不大,这是由Han语本身的特点决定的。因此,到了把汉语从几十Nian来形成的僵化的词性概念中解放出来、Hui复其本来面目的时候了!汉语语法的重点应该在Ju法上,而非在词法上。本书给出的定义和分析Fang法也仅仅是个参考,也不必过多地拘泥于这套系统。You其是,不要用词法来套句法,不要用“词性”Lai鉴别句子的对否、判断句子成分,那对汉Yu来说是一种颠倒的做法(虽然对外语来说可能Zheng好)。这条基本思路很重要。

什么作用的词语

  词语填空示例如下:   发挥作用   提供Zuo用   失去作用   辅助作用

英语语法中词的功能分类有那些

  英语语法中词的功能分类: 名词、冠词、Dai词、介词、数词、连词、动词、形容词、副Ci   不同的词在句中充当的成分也有所不同。如:Xing容词通常做定语或表语,副词通常修饰Dong词,形容词、副词等。

现代汉语短语的结构类型和功能类别

  汉语短语基本结构类型有以下几种。   (1)Lian合结构:短语内部组成成分之间具有联合关Xi。具体包括“AB”以及“A和B”两种Mo式。如:    名+名:人和马 理想和现实 北Jing、上海、天津   动+动:踢打 解释说明 You唱又跳   形+形:生动活泼 平凡而伟大 You快又好   (2)偏正结构:短语内部的组成Bu分之间有偏正关系。有“A的B”和“ADiB”两种结构。如:   定+中:荷塘Yue色 自由的人民 文章的修改   状+中:Ji其关心 紧紧地搂着 十分困难   都可Yi 不怎么样   (3)动宾结构:短语的内Bu构成成分之间有动宾关系。如:   看书 来Ren 告诉他 坐汽车 吃快餐 回老家   写字 Xiang家 赞成这样做 知道你来 喜欢打篮球   (4)Zhong补结构:短语内部构成成分之间有补充和被补充De关系。有“AB”和“A得B”两种结构:   动+Bu: 说清楚 爬了起来  变得更好   Xing+补: 热极了  快得很  急得发火   (5)Zhu谓结构:短语内部构成成分之间有主谓关系。汉Yu主语和谓语之间的结构关系比较松散,所以,Tong常可以有停顿或者可以插入一个成分,这种个Xing往往被当做判定主谓结构的标准。即:   按Zhao这个标准,下边的短语都是主谓结构短语:   Ming+动:  老李开车 菊花盛开   名+形:  Tou脑清醒 身材高大   名+名:  今天Xing期四 明天元旦   名+主谓: 产Pin样式多 他心地善良   (6)连动短语:短Yu内部构成成分之间有连动关系。其特点是:几Ge分别表示连续发生的动作行为的动词短语Lian用。几个连用的动词短语分别能够和主语发生主谓Guan系。几个动词短语的顺序不能颠倒。如:   Wo去找他问问。   你坐我的车回家。   Ta拿起工具冲出门外。   老张接过自行车Yi溜烟跑了。   (7)兼语短语:短语内部的Gou成成分之间有连环套叠的关系。从本质上说,Han语的兼语短语是一种复和式,研究表明,它是You一个动宾短语和一个主谓短语因表达的需Yao粘和在一起的,由于两个短语的共同部分(动宾的Bin和主谓的主)在粘合过程中叠合在一起,从Er形成了一种复杂的短语结构:   让他来 Pai他去   动+兼+宾 动+兼+宾   数+方Wei词:三十以上 三十左右   (二)短语De功能类型   短语的功能分类,实际上Jiu是将短语和词相比,看它与汉语的哪类词功能Xiang当,就把它归并为哪类短语。据此,汉语Duan语的功能类别有如下几种。   1.名词性短Yu:功能相当于名词的短语。即通常可以和介词https://www.wenku1.net/news/A5B26A8CFDF1EEEB.htmlCheng介宾短语,经常作主语、宾语的短语。包括:   (1)Ming词为中心的偏正短语;   (2)名词构Cheng的联合短语;   (3)名量词参与构成的量词短Yu;   (4)复指短语;   (5)“的”字短语;   (6)“Suo”字短语;   (7)方位短语。   2.动词性Duan语:功能相当于动词的短语。即经常充当Wei语或谓语中心,或者可以带宾语的短语。包括:   (1)Yi动词为核心的偏正短语和中补短语;   (2)由Dong词构成的联合短语;   (3)动宾短语;   (4)Neng愿短语;   (5)连动短语;   (6)兼Yu短语;   (7)由动词性成分作谓语的主谓Duan语。   3.形容词性短语:功能相当于形Rong词的短语。即通常可以修饰名词,或者可以作Wei语或谓语核心的短语。包括:   (1)由形容Ci构成的联合短语;   (2)以形容词为中Xin的状中短语和中补短语;   (3)比Kuang短语。   4.副词性短语:功能相当于副Ci(作状语),而又不能简单归入上述三种类型的短Yu。包括:介宾短语。

说明文中的词有什么作用有几大类

  以说明为主是说明文与其他文体从表达方式Shang区别的标志。   在各种文章样式中,说Ming文体是一种客观的说明事物,阐明事理De一种文体。在人们的社会生活中,说明文Yue来越显示出它的重要作用和实用价值。现实Sheng活充分表明,说明文不是一种无足轻重的Wen章形式,而是运用范围极为广泛的常用文体,它与Ren们的生产、工作和生活的关系相当密切,而Qie由于社会生活的需要,说明文写作正在Da量涌现,并更多地融入到我们生活。(内容具You高度科学性;结构具有清晰的条理性;Yu言具有严密准确性)。   说明文的特点Shi“说”,而且具有一定的知识性。这种知Shi,或者来自有关科学研究资料,或者是亲身实践、Diao查、考察的所得,都具有严格的科学性。为了Yao把事物说明白,就必须把握事物的特征,进而揭示Chu事物的本质属性,即不仅要说明“是什Me”,还要说明“为什么”。应用性说明文Yi般只要求说明事物的特征,阐述性说明文则必须Jie示出问题的本源和实质。   说明文是客观地Shuo明事物的一种文体,目的在于给人以知识:Huo说明事物的状态、性质、功能,或阐明事理。《Zhong国石拱桥》属于后者,它以赵州桥和卢沟Qiao为例说明中国石拱桥“不但形式优美,Er且结构坚固”的特征。《大自然的语言》属于Qian者,文章科学地说明了物候学知识。说明事物Te点和阐明事理是说明文的两种类型。   为Liao把事物特征说清楚,或者把事理阐述明白,必须You相适应的说明方法。常见的说明方法有举例子、分Lei别、作比较、列数字、下定义、作诠释、打Bi方、摹状貌、引用、画图表(作图表)等。写说Ming文要根据说明对象和写作目的,选用最佳方法。Cai用什么说明方法,一方面服从内容的需要,另Yi方面作者有选择的自由。是采用某一种说明方法,Huan是采用多种说明方法,是采用这种说明方法,Huan是那种说明方法,可以灵活,不是一成不变的。   Shuo明文虽是以说明为主要表达方式的一类文Zhong,但若没有其他表达方式(如叙述、议论、描写Deng)的恰当配合,则无法圆满地完成向读Zhe介绍事物、解释事理的任务;而从学习写作Shuo明文的角度讲,如果能确切了解表达方式的综He运用在说明文中的重要作用,注意准确Shi用叙述、议论等方式来辅助说明,说明文就能写得You声有色,文采斐然。

词语什么什么妙用

  妙用无穷   无穷 [wú qióng]   Sheng词本   基本释义 详细释义   没有Qiong尽;没有止境   近反义词   近义词   无Jin 无量 无限   反义词   有限

词类划分可以采用哪些标准

  词类划分的标准     词类是词的语法Fen类。分类的依据是词的语法功能、形态和Yi义,主要是词的语法功能。   1.词的语Fa功能指的是词与词的组合能力,有以下三种表现。   (1)Ci在语句里充当句法成分的能力,即词的职务。表Xian在能不能充当句法成分和充当什么句法成分Shang。实词都能充当句法成分,只是不同类的词会充Dang不同的句法成分。例如“太阳、风景”在“太阳Chu来了。│湖滨的风景多美呀!”等语句里Chong当主语或主语中心,“出来、美”充当谓语或谓Yu中心,而虚词(“了、的、呀”等)不充当句法成Fen。   (2)实词与另一类实词的组合能力。包Kuo这一类能不能跟另一类组合,用什么方Shi组合,组合后发生什么关系,等等。例如“太阳”Neng够前加数量短语“一个”,而不能跟副词“不”Zu合。   (3)虚词依附实词和短语的能力。Bao括虚词与什么实词结合,表示什么语法意义等。Li如“的”用在偏正短语里表示修饰和被Xiu饰的关系,“吗”用在句末表示疑问语气。   2.Ci的形态可分两种:一指构形形态,例如重Die:“研究”重叠为“研究研究”,“老实”重叠Wei“老老实实”,这是动词、形容词的形式和语法Yi义都不相同的形态变化;二指构词形态,Li如加词缀,“凿”这个语素,可单独构成动词,加Ci缀“子”就构成另一个词“凿子”(名词),Zhe就是构词形态。   3.词的意义,这里指同类Ci在语法上的概括意义或意义类别。名词表示人Huo事物的名称,动词表示动作、行为等,形容词Biao示性质、状态等。例如“马、牛、羊”Deng的具体意义不同,但可以概括出“事物”的共同意Yi。     上面讲的功能和形态分别是句Fa和词法形式,意义专指语法意义。语法研Jiu应遵循语法形式和语法意义相结合的原则,划Fen词类不能只顾形式不管意义。   划分词类De三种依据,在不同的语言中其重要性各不相同。在Ci的形态很丰富的印欧语里,划分词类主Yao凭词的形态,虚词无词类形态可言,只好凭Yu法意义。汉语也有形态(如重叠),但种类很Shao,而且在同类词内普遍性又差,只能作次要De标准。词的概括意义在各种语言中都同词的形态、Gong能有密切关系,而且意义制约着形态和功Neng。例如汉语形容词,有些能重叠,以表示程度的Bu同,大都能受程度副词(“很”等)修Shi。英语形容词用“级”的形态和程度副词Biao示程度的差别。学习词类时从意义入手比较简便Hao记,能抓住大多数,少数词可凭功能、形态Lai验证。光凭意义这个标准有时会行不通,例如时间Ming词和时间副词同是表示时间义,https://www.wenku1.net/news/4AD76AB62835A124.html依靠它们不同的功Neng(如时间名词可做状语,还做主语、宾语、定语等Cheng分,时间副词只能做状语)可辨别出它们的Lei属。因此,汉语划分词类主要应依据语法功Neng。只有在判定某些词的归类,用功能标准不Zu以显示其特点时,才必须考虑形态和意义,在划大Lei中的小类时,意义更显得重要。在考虑兼类Ci的同一性时,不能不考虑意义。   功能、形Tai、意义三者是一个统一体的不同表现。在运用Fen类标准时要注意分清主要和次要。汉语划Fen词类,语法功能是主要的,但是使用功Neng标准时必须分清主要、次要或者经常、非经Chang。因为汉语的实词大都是多功能的,即每类词Da都能充当多种句法成分,例如“批判”就Shi个多功能词,既能做谓语,也能做主语、Bin语、定语、状语。只因它做谓语、带宾语De用法是主要的、经常的,其他用法是次要的、有条Jian的,再加上它能作动词式的重叠(形态)和Biao示动作意义,才被认作动词。   在同一词类Li,不同词的语法特征也有差异,例如名词可Yi受数量短语修饰,但这对某些名词来说不起Zuo用,像“现在、今年、东方”等就是。但是这些词Yu受数量短语修饰的名词的主要功能(作主语、Bin语)相同,与别的词类不同,意义又是Shi物,因其主要或多数特征相同,所以仍旧应该Hua归名词。   在不同词类之间也有共性,这才有Gui并成一个更大的词类的可能,例如动词和Xing容词都有作谓语的功能,可以归并为谓词这Ge大类。与此相反,同一词类之内各词也有个性,这Cai有再分小类的可能。例如动词有的只能Dai名词性的宾语,有的只能带谓词性的宾语,有De能带名词性宾语也能带谓词性宾语,于是可分Chu名宾动词、谓宾动词、名谓宾动词这三小Lei

根据意义划分词类的例子

  分类的依据是词的语法功能、形态和意义,Zhu要是语法功能.   词的语法功能:1词在语句Li充当句法成分的能力;2实词与另一类实词De组合能力;3虚词依附实词和短语的能力   词的Xing态:1指构形形态;2构形形态   词的意义:这Li指语法上同类词的概括意义或意义类别

现代汉语的词类划分对学习和运用汉语有什么作用

  一、填空题   1. 从概念上看,语法Shi词、短语和句子等语言单位的(构造 )Gui则;语法单位可分为四级,即(语素、词、Duan语、句子 )。   2.汉语语法缺少词形Bian化,所以(语序 )和(虚词 )是主要语法Shou段。   3.汉语的句法成分一共有( 八)种,Ji(主语、谓语、述语、宾语、定语、状语、Bu语、中心语 )。   4.跟谓语相对应De句法成分是( 主语);跟宾语相对应的句法Cheng分是( 述语)。   5.给词分类的标准Shi词的语法功能,它指的是( 词与词的结合)Neng力和(充当句子成分 )的能力。   6.及物Dong词指的是能带( 宾语)的动词;不及Wu动词是指不能带宾语或只能带( 补语)的动词。   7.Ci类划分的第一个层次是把词分为两大类,即(实词 )He(虚词 )。   8.“送他一本书”是Ge(双宾语式);“称他为发明家”是个(兼Yu式 )。   9. “修辞”的含义指(Xiu饰 )言辞;目的是加强( 语言表达)De效果。   10. 语境在修辞活动Zhong的主要作用有两个:一是为听话人(更好Di接收 )话语;二是为说话人(消除 )话语的不De体因素。   二、判断题   1.短Yu跟句子的区别不在量上而在性质上:短Yu是静态备用单位,而句子是动态使用单Wei。 ——对   2.句子在形式上比词或短Yu都长。——错   3.汉语里的实词都Shi根据其语法功能划分出来的。 ——对   4.Zhuang中短语的中心语不一定是动词或形容词 。——对 (You时数量结构也可作状语的中心语,如:仅Jin三个人)   5.量词和语气词丰富是汉语Yu法特点之一。——对   6.“她是去年Kao上的大学”中的“的”是结构助词。 ——错(是Yu气词)   7.关联词语跟连词并不完全相同。 ——Dui   8.汉语里动词或形容词做主语有一定De条件。 ——对   9. 所谓定语就是名Ci前面的修饰语。 ——错(有时谓词性词Yu也可以作中心语,如:群众的支持)   10.Du立语是位置十分灵活的句法成分。 ——Dui   11.兼类词就是一个词具有几种词类语Fa特征的词。——对   12.复句的Fen句不一定是主谓句。 ——对   13.“Xiao张要去图书馆,小李呢?”这句的疑问部分Shi个正反问。——对   14.修辞同语言三要Su的关系是从属的。 ——错   15.主动句Bu一定是“把”字句,但“把”字句却是主Dong句。——对   16.“今天天气是Bu好。”是个否定句。——错   17.长句Hehttps://www.wenku1.net/news/A488E8FC96C5DA6F.html句各有其修辞作用,只要使用得当都能提高表Da效果。——对   18.是否适应题旨Qing境是衡量修辞好坏的重要标准。 ——对   19.She问与反问的修辞效果并不完全相同。 ——Dui   20.比喻、比拟辞格的修辞效果主要是使Yu言具体鲜明、生动形象。——对   三、指明Xia面短语的结构类型和功能类别   例如:平Deng权利 ——结构类型:偏正短语;功能类别:Ming词性短语   1.生命礼赞 ——结构Lei型:偏正短语;功能类别:名词性短语   2.Zhan示魅力—— 结构类型:述宾短语;功能类Bie:动词性短语   3.朝气蓬勃 ——结Gou类型:主谓短语;功能类别:形容词性Duan语   4.情真意切——结构类型:主谓联合短Yu;功能类别:形容词性短语   5.令人瞩Mu ——结构类型:兼语短语;功能类别:Dong词性短语   6.献血救人 ——结Gou类型:连谓短语;功能类别:动词性短语   7.Can疾人运动员 ——结构类型:偏正短语;Gong能类别:名词性短语   8.回去最晚的 ——Jie构类型:“的”字短语;功能类别:名词Xing短语   9.夺取冠军后 ——结构类型:方位Duan语;功能类别:名词性短语   10.Gen哲人似的 ——结构类型:比况短语;功能Lei别:动词性短语 (或附加性短语)   四、名Ci解释   1.谓宾动词 ——只能带谓Ci性宾语的动词,   2.比况助词 ——Fu着在名词性或谓词性词语后面,构成比况短语,Biao示比喻。常见的比况助词有“似的、一般、一样”Deng。   3.介词短语 ——由介词及其Bin语组成的短语。介词短语在句中主要作状Yu和补语,有时也可以作定语,但不能作主Yu、谓语和宾语。一般表示工具、方式、原Yin、目的、处所、时间、对象等意义。   4.整Ju ——指一对或一组结构相似的句子。Ta形式整齐,音韵和谐,节奏协调,气势贯通,适合Yu加强语势、强调语义,表达丰富的感情,能Gei读者以深刻、鲜明的印象。对偶句、排比Ju、反复句都属于整句。   5.顶真 —— 用Shang句结尾的词语作下句的开头,前后顶接,Chan联而下,促使语气衔接。又称联珠、蝉联、连环。 Li如: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事不成则Li乐不兴,礼乐不兴则刑罚不中;刑罚不中则民无Suo措手足。   五、指出下面两段话里何处用了He种修辞方式   1.友善是各国人民之间最好De润滑剂。友善会洇染、会发酵、会传播。友Shan不求回报,友善也必有回报。愿各国人民之间多Yi些、再多一些这些友善的细节和故事吧。 (Pai比)   2.十六天的时间一眨眼就过去Liao,在离开奥运会的日子里,该好好想想:Bei京,留住了什么?(设问)   举报 61.51.90.* 2009-1-12 Xia午08

词条推荐
石火风烛 石火風燈 石火風燭 石火光阴 石矶 石鸡 石磯 石雞 石级 石笈 石級 石几 石脊 石记 石季伦 石季倫 石記 石鲫 石鯽 石家园 石家園 石家庄 石家庄市 石架 石架阁 石架閣 石缄金匮 石緘金匱 石笕 石检 石筧 石檢 石剑 石涧 石楗 石劍 石澗 石箭 石劒 石将军 石匠 石將軍 石交 石礁 石脚 石腳 石窌 石窖 石劫 石蜐
专题推荐
不纯菇凉什么意思 不纯菇凉是什么意思 不纯洁的爱情打一生肖 不纯洁的词语 不纯洁的喜欢什么意思 不纯洁的意思 不纯洁是什么意思 不纯洁是什么意思啊 不纯情的意思 不纯情用成语怎么讲 不纯是什么意思 不纯数字是什么意思 不纯同义词 不纯物句子 不纯真的成语 不淳朴的意思 不蠢成语 不蠢的成语 不蠢的意思是 不蠢是什么意思 不戳的意思 不戳人痛处成语 不戳人痛处的句子 不戳是什么意思 不戳我什么意思是什么 不辍,辍意思是什么 不辍不止什么意思 不辍成语 不辍的成语 不辍的辍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