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慕容经典散文

发布时间:

席慕容经典散文欣赏

爱是一场催眠

  高吉


  想起高吉,就想起那些水姜花。
  在北师艺术科读书的时候,高吉是我同届普通科的同学。
  我们是在三年级的时候才开始熟识起来的,每天在上晚自习之前,坐在二楼教室走廊的窗前,不知道怎么有那么多话可以说,一面说一面笑,非要等到老师来干涉了,才肯乖乖地回到各自的教室里去做功课。
  那个时候,有些同学已经在交男朋友或者女朋友了,然而,在我和高吉之间,却是一种很清朗的友情。大概是一起编过校刊之类的,我们彼此之间有着一种共事的感觉,谈话的内容也是极为海阔天空。
  日子过得好快,毕业旅行、毕业考,然后就毕业了。整个七月,我都待在木栅乡间的家里,每天都喜欢一个有在山上乱跑。
  有一天上午,高吉忽然和另外一个同学来到我家找我。在我家门前,两个高大的男孩子竟然害羞起来,站在院墙外不敢进来,隔着一大块草坪远远地向我招呼。
  父亲那天正好在家里,坐在客厅落地窗内的他似乎很吃惊,不知该怎样应付这件对他来说是很意外的事情。对他来说,我似乎还应该是那个傻傻的一直象个小男孩的“蓉儿”;怎么冷不提防地就长大了,并且竟然是个有男孩子找上门来的少女了呢?
  我想,父亲在吃惊之余,似乎有点恼怒了,所以,他冲口而出的反应是:
  “不行,不许出去。”
  可是,那一天,刚好德姐也在家,她马上替我向父亲求情了:
  “让蓉蓉去吧,都是她的同学嘛!”
  我一直不知道是因为德姐的求情还是因为父亲逐渐冷静下来的结果,但是在当时,快乐的我是来不及去深究的,在父亲点过了头之后,我就连忙穿上鞋子跑出去和他们会合了。
  那是我最后一次看见高吉。
  那天我们三个人跑到指南宫的后山去,山上的溪水边长满了水姜花,满山都充满着那种香气。高吉说他要回金门去教书了,我说我也许可以保送上师大,那天天上有很多朵云,在我们年轻的心胸里,也有着许多缥缈的憧憬,我们相互祝福,并且约好要常常写信。
  但是,两个人分别了之后,并没有交换过任何的讯息,我终于知道了他的讯息是在二十多年之后,在报上看到金门的飞机失事,他在失事的名单里,据说是要到台湾来开会,已经是小学校长了。
  在报上初初看到他的名字,并没有会过意来,然后,在刹那之间,我整个人都僵住了。对我来说,一直还是那样年轻美好的一个生命啊!这样的结局如何能令人置信呢?
  “高吉,高吉,”我在心里不断地轻轻呼唤着这个名字。在这个时候,那一年所有的水姜花仿佛都重新开放,在恍惚的芳香里,我听任热泪奔流而下。
  我是真正疼惜着我年轻时的一位好朋友啊!

席慕容经典散文精选

最好的时光

  十四岁的画架


  别人提到她总喜欢说她出身于师大艺术系,以及后来的比利时布鲁塞尔的皇家艺术学院,但她自己总不服气,她总记得自己十四岁,背着新画袋和画架,第一次离家,到台北师范的艺术科去读书的那一段、学校原来是为训练小学师资而设的,课程安排当然不能全是画画,可是她把一切的休息和假期全用来作画了,硬把学校画成“艺术中学”。
  一年级,暑假还没到,天却炎热起来,别人都乖乖的在校区里画,她却离开同学,一个人走到学校后面去,当时的和平东路是一片田野,她怔怔的望着小河兀自出神。正午,阳光是透明的,河水是透明的,一些奇异的倒影在光和水的双重晃动下如水草一般的生长着。一切是如此喧哗,一切又是如此安静,她忘我的画着,只觉自己和阳光已混然为一,她甚至不觉得热,直到黄昏回到宿舍,才猛然发现,短袖衬衫已把胳膊明显的划分成棕红和白色两部分。奇怪的是,她一点都没有感到风吹日晒,唯一的解释大概就是那天下午她自己也变成太阳族了。
  “啊!我好喜欢那时候的自己,如果我一直都那么拼命,我应该不是现在的我。”
  大四,国画大师傅心畲来上课,那是他的最后一年,课程尚未结束,他已撒手而去。他是一个古怪的老师,到师大来上课,从来不肯上楼,学校只好将就他,把学生从三楼搬到楼下来,他上课一面吃花生糖.一面问:“有谁做了诗了?有谁填了词了?”他可以跟别人谈五代官制,可以跟别人谈四书五经谈诗词,偏偏就是不肯谈画。
  每次他问到诗词的时候,同学就把席慕蓉推出来,班上只有她对诗词有兴趣,傅老师因此对她很另眼相看。当然也许还有另外一个理由,他们同属于“少数民族”,同样具有傅老师的那方小印上刻“旧王孙”的身分。有一天,傅老师心血来潮,当堂写了一个“璞”字送给席慕蓉,不料有个男同学斜冲出来一把就抢跑了。当然,即使是学生,当时大家也都知道傅老师的字是“有价的”,傅老师和席慕蓉当时都吓了一跳,两人彼此无言的相望了一眼,什么话也没说。老师的那一眼似乎在说:“奇怪,我是写给你的,你不去抢回来吗?”但她回答的眼神却是:“老师,谢谢你用这么好的一个字来形容我,你所给我的,我已经收到了,你给我那就是我的,此生此世我会感激,我不必去跟别人抢那幅字了……”
  隔着十几年,师生间那一望之际的千言万语仍然点滴在心。

席慕容经典散文摘抄

好久不见   所有不属于我的,都将一去不返,只留下在回首时,深深浅浅的悲伤,作为我款待自己的最后一杯美酒,人世间有些路必须单独去跋涉。
  世间有多少无可奈何的安排,有多少令人心碎的遇合啊!哭吧!流泪总是好的。可是,也别忘了,别忘了来细细端祥你的悲伤和失望,你会从这里面看到,上苍赏赐给你的,原来是怎样清澈与美丽的一种命运。
  ——《一个春日的下午》
  有时候,在真实生活里的那种幸福甚至远远超过了我梦中所能希冀,所以想象的。
  ——《说梦》
  在人生的道路上,总会遇到分岐的一点,无论我选择了哪一个方向,总是会有一个方向与我相背,使我后悔。
  ——《中年的心情》
  生活与生命真正的分野也许就在这里吧:前者只是一种我们经历过的无法逃避的,在有一天终于都会过去的分分秒秒,而后者都是我们执着的,不断地想要珍惜地记起来的那些人和事的总和。
  我们都一样,都只有一个春天。只有一次开花的机会,而每一朵花,只能开一次,受一个季节热烈的或者温柔的生命,我们又何尝不一样,我们只能开一次,只能有一个名字。
  ——《花》
  假如春已不在,我将回到认识的单行道上,独自一个人寂寞地走着。
  我终于明白,每一条路走过来的路径都有它不得不这样跋涉的理由,让我终于相信,每一条路走上去的前途也有它不得不那样选择的方向。
  ——《生命的滋味》
  生命应该就是这样了吧?在每一刻里都会有一种埋伏,却要等得几十年之后,才能够得到答案,要在不经意的回顾里才会恍然,恍然于生命的种种曲折的路途,种种美丽的牵绊。
  ——《信物》
  我现在才明白所有的欢乐和自由都必要有一个据点,要有一个岛在心里,在扬帆出发的时候,知道自己随时可以回来,那样的旅程才会有真正的快乐。
  ——《给我一个岛》
  不是所有人都知道时光的涵义,不是所有人都懂得珍惜。太多的人喜欢把一切都分成段落,每一个段落都要斩钉截铁地宣告落幕。而世间有多少无法落幕的盼望,有多少关注、多少心思在落幕后也不会休止。我亲爱的朋友啊!只有极少数的人才会察觉,那生命里最深处的泉源永远不会停歇。这世间并没有分离与衰老的命运,只有肯爱与不肯爱的心。
  ——《独白》

席慕容经典散文朗诵

窗前的青春

  爱如枯叶蝶


  你转身,以蝶的曼妙翩然飞出我的视线。
  如春的世界骤然进入冬天。
  那些花开的声音变成飘雪,苍白了我的容颜。
  曾经以为我的双手能握住这朵幸福,不料它竟泥鳅般滑出了掌心。
  我紊乱不堪的掌纹,是否暗示了这场情殇?
  收获的季节里,我收获的却是一地花的凋零。
  爱情的绚烂招徕狩猎的目光。月色下的猎杀阴森恐怖。
  你想用逃逸的方式来拯救爱情。
  但是,你能快过飞矢般的流言吗?
  还是把爱情变成一只枯叶蝶吧。
  它的飞翔与停歇,都极尽枯黄——
  这种死亡的颜色,能否呵护爱情的娇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