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游记散文

发布时间:

山水游记散文

  《品读西湖》
  夏日的西湖花枝招展,水光潋滟,山岭葱茏,充满诱惑。水。驻足湖边杨柳岸,看美丽在阶前流淌,听小鸟在枝头欢唱。丝绦曼舞纤腰,锦鳞游戏清波。水莲迎风吐艳,荷盖铺展青霞。掬一捧水盛在手里,轻洒在脸上,让氤氲的水气从张开的毛孔渗入每一寸肌肤,随血液流遍全身,沁入心脾,让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享受一丝清爽,一份惬意。有船靠岸了。我赶紧抖抖手,随大流挤入船身,爬上顶层。船头水花朵朵,四周波光粼粼,一阵清风吹来,撩起衣襟裙带,感觉真的好爽耶。
  湖。湖不大,幽微灵秀,静逸柔美。游船载着我们高歌航行。矗立船头,登高望远,长堤卧波,小岛摇绿。亭台楼阁点缀其间,蓝天碧水相印成趣,薄雾如纱梦迷离。透过这层飘渺的霓裳,你是否瞥见她隐约外泻的春光,深湖微澜的美艳?你是否感受到它容纳江流的气度,举重若轻的成熟?无怪乎人们把西湖比作杭州的眼睛,那是因为他们读懂了她的灵动深邃;无怪乎苏轼吟出了“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那是因为他品出了西湖的绝妙韵味。

现代山水游记散文

  《周庄,梦里水乡》
  正像我平淡的进入,徜徉其中我仍然是无限的淡漠。太阳当空,一街流淌的河水却抵御不了他的暴躁。岸边稀疏的植物,也只落下小小的树阴,挡不着行人的嘈杂。人,到处都是人。流动的人,宛如岸边的另一条河。于是,岸上流淌的河与水上流淌的河交相辉映。所不同的是,岸上流淌的河有逆流的,也有顺流的,荡起一个一个小小的漩涡,行人的浪花不断地飞溅。稍不小心,就被他们荡起的漩涡卷入其中,要么弄坏了你的皮鞋,要么弄脏了你的衣衫。在江南豪富沈万三的寓所,我的脚就被人流踩疼了几次。
  外婆桥、钥池桥,富贵桥,平安桥,那么多的桥,因了那么多的名人而蜚声中外。石条,石阶,石栏,水,泛着白光,粼粼然,让你眼前的一切都因之凝滞。到处都是小桥流水,搞得我个个似曾相识,也就分不出个所以然了。尽管听导游随心所欲地侃得天花地坠。不过从张家、沈家的庭院来看,的确看到了明清遗风,倒也开了眼界,长了见识。从感官初步判断,还是经商的好,经商,比做管更富裕气派。因为很明显,富商沈家比官僚张家阔绰得多。看来,热也没白热,脚也没白踩。不过,终究是抵挡不了那接踵擦肩的人流,只觉得心中烦躁,难得宁静。

关于山水游记类散文

  《穿过秦岭》
  向晚有路边店,点了油灯招客歇息。外公在前边一家家领看,我总觉得那店不干净,一家家错过去。最后,总算找了家车马大店住了下来。那店,一进门就是一面大炕,可容十数人躺卧,也不分什么男女。外公、母亲和我三人挨墙睡下。店里并无食堂,大门边支起一口大锅,客人们可以自带米面,自己做饭。我想这种古朴,怕是明、清以来延习的风俗。
  一夜无话。由于头一天的跳跳蹦蹦,我的腿脚早晨下地时,已疼痛不堪。母亲替我揉揉,发现腿已肿了。就这样,又是一天行程。家乡人把这种步行赶路叫“起旱”。这大约是与行船相对应的说法。
  那次过秦岭,是我一生对于远行,对于大山的最初记忆。所以一想到过秦岭,便有痛切的直觉先提醒我: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