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写人物外貌的句子

发布时间:

【描写人物外貌的句子——头发】
 

这是一头乌亮浓厚的美发,像黑色的瀑布从头顶倾泻而下,它不柔软,妩媚,但健美,洒脱,有一种极朴素而自然的魅力。

有一头像猪鬃一样粗硬的黑头发太硬,怎么也弄不倒,只好留个寸头,任它们像鞋刷子毛一样立着。

硬撅撅的像把钢刷子似的小辫儿挑战似地翘在后脑勺上。

一头短簇簇、硬刷刷的灰白头发,就好比顶着一头高梁花子。

一条中缝顺着脑壳的弧线,轻轻下去,分开头发,头发黑乌乌的,光溜溜的,两半边都像一块整东西一样,几乎盖住了耳朵尖,盘到后头,挽成一个大髻,又像波浪一样起伏,朝额角撞了出去。

乌黑的头发异乎寻常地浓密,好似梳子从未在上面光临过,到处逆立,赛似“梅杜斯头上的乱蛇”。

他脑袋上的头发密密匝匝像是一顶厚实的帽子,要很大的劲才能把弯曲的手指头伸进头发里。

他剪着平头,灰色的短头发有种说不出的冷血动物的蠢相。

他的头发很长,很浓密,如一股黑色的激流向上抛溅,又像瀑布似地悬垂于半空。

他大脑袋上的头发毛楂楂地直立着,像团起来的刺猬。

深色的头发异常浓密,一个个沉甸甸的仿佛是青铜铸成的发卷围着她的双颊,一直垂到浑圆的肩上。

脑额上拱着前刘海,像一个发酵的馒头。

那一头乌云般的长发掩映在她的额上,好像苍瞑的暮色,笼罩着西方的晚霞。

那美丽的头发披散在身上,像一股褐色的小瀑布一样.波浪起伏,金光闪闪。

帽子下面露出一股一股的长头发,它们是先编成一根一根的小辫子.随后又绞成几根大辫子,再盘绕起来,就像编好在一个篓子上面的灯芯草。

留了那一排额发.使她更具有一种飘逸的风姿。

她脱下帽子,比丝更细更软的淡黄色的头发,照着树隙中透下来的阳光,像黄金一般闪耀。

她那一头金红色的头发又长又多,不但遮没肩背,连全身都罩没,只露出一双脚。

她那一头带点灰色的金发,可以一直垂到脚踝子上,

她们的头发披散在肩上,就像随风飘荡的太阳光线一般。

她的头发有一种活泼的、鲜明的、黄金般的色彩,是她身上最美丽的部分。

她的头发烫得像翻着朵朵黑色的浪花。

她的头发很浓密,而且好像马鬃毛一样的粗硬.却带着小孩子一样的骚乱和柔美,卷曲地绕着她的小小的耳朵。

她的头发多得出奇,密密地盖着两肩、胸脯、两膝,一直垂到地上,乌黑乌黑的,泛着蓝光。

她把头发披散下来是叫太阳的光芒都要忌妒的。

荒草般的头发,黑白参差地纷披在前额。

淡黄而稀疏的头发平滑地贴在他崎岖的脑壳上。

长发飘飘,如波浪一般滑腻柔软。

背上那条黑长的大辫子,沉甸甸的,巴掌宽的红辫根儿,远远看去,好像茂林中的一团野火。
 

【描写人物外貌的句子——胡须】
 

短短的胡子,一根根的矗了出来,正似一个脱了毛的旧刷子。

几根笔直的稀疏的胡子像银丝一样有光。

卷曲的,像小楔子一样的稀疏的胡子神气活现地向旁边翘着。

两大片兜腮胡子一直长到鼻孔边。

两撇八字胡,虎虎有神。

那部浓密密的大胡子像把铲子.比头发的颜色更淡些。

他的胡须很打眼,好像浓墨写的隶体“一”字。

他的胡子乱蓬蓬的,拖把布似的。

他的金栗色的胡子,虽然从来没有剪过,但却很浅,这胡子在那有着优美的轮廓的嘴唇上面,非常紧地卷成整齐的两撮。

他脸上的胡子卷成许多极小的圆圈,像是沼地上的青苔。

他留着一撮像是泡沫一般在嘴唇上卷起的髭须。

他那又浓又长的褐色小胡子像猫须似的不停颤动。

他上唇的胡子看起来很和善,松软,灰白,末端焦黄。

他下嘴巴蓄着一撮四寸长的山羊胡子。

他有一把圣诞老人似的大胡子,连鬓带腮,雪白雪白。

他正方下颔的四周,连到耳根,长着半脸的曹操胡子,阴森森地直立着,如一个壮毛的刷子。

微微翘起的下巴,长着乱蓬蓬的胡子,像是用火燎过似的又卷又黄。

这胡须乱蓬蓬的.像冬天原野上的一把枯萎的野草。

整个脸的下半部分,刮得泛出青光。

嘴底下的一簇络腮胡,长得已有一二分厚,远看,他的下巴像一个倒挂在那里的黑漆小木鱼。
 

【描写人物外貌的句子——眉毛】
 

这弯曲的眉毛仿佛一道蛇形的深沟,横贯在苍白的脑门上。

这眉毛浓厚而不规则,像用来擦过皮鞋油的毛刷子。

这眉毛,粗浓得像荆棘一般。

这眉,细溜溜长而弯弯,密丛丛浓而翩翩。

这姑娘眉毛不长.淡淡的像个小弧圈。

眼昏似秋月笼烟,眉自如晓霜映日。

雪峰似地高耸的双眉,更使他有一种锐不可挡的威势。

他脸上两道撇下来的眉毛,活像鸡蛋壳上画个八字。

他把两条愁云紧锁的灰色眉毛更加紧蹙在眼睛上面,这两条眉毛像繁生的高耸的山岭上的灌木丛,山顶上盖满了银针一般的北国寒霜。

石岸般突出的眉弓,饿虎般深藏的双眼.这一切简直就是力量的化身。

那天鹅绒般的一双黑眉.分明的、弓儿似的、婀娜地弯曲着。

那两道剑锋一样高高扬起的黑眉,和黑眉下那一双深沉果决的眼睛,只有那种在长期的行武生活中磨练得坚韧不拔、百折不圆的人才能具有。

眉毛弯弯的淡淡的像新月。

眉毛高高在上,跟眼睛远隔得彼此要害相思病。

眉毛差不多完全没有.在眉毛的位置上.有两个微微隆起的发亮的线条,疏疏朗朗地长着不多几根亮晶晶的毛。

眉不太宽厚却浓密真切,横横的两条,永远像新经剔拔过或描画过。

两条猿人般隆起的眉骨,眉毛十分稀少。

两条眉毛浓得像用墨画就,有巨大的威慑力。

两道眉毛给予她的眼睛一种特别的美——这是两条淡褐色的、松软的、差不多是笔直的线条,而且很少有对称的时候,一道比另一道高出一点,因此这道眉毛上面出现一条小小的皱纹,其中仿佛含着寓意,隐藏着思想。

两道黑弧线似的浅眉,活跳跳的像是会说话。

两笔像被墨抹过的扫帚眉,几乎连生在一起。

她那对浓密的、微蹙的、真正的貂皮光泽的眉毛,使她的眼睛显得特别美。

她那道浓厚而且长得异样的花白眉毛,是卷起的和倒立的,筒直像是两撇搁错了位置的髭须。

她脸上有一个独一无二的特征---两道毛茸茸的、雪白的浓眉。

她的眉毛弓起像两座拱门。

尖角而耸立着的眉毛,目光棱棱的眼睛,显露出一种凶狠的气象。

鬼样的脸孔上,两道眉毛活脱脱是小锅的两个提耳。

跟睛上面挂着两条肉棱儿,大概在二三十年前棱儿上也长过眉毛。
 

【描写人物外貌的句子——眼睛】
 

这个人的眼睛真厉害,像个能摄人魂魄的无底洞.谁碰上这释的眼光都会掉进去。

一双黑亮黑亮的大眼睛.凝眸时如波澜不兴的黑海,流动时如空中飞走的星星。

眼睛里闪耀着智慧的光辉,又敏锐,又细致,让你几乎觉得他有妖法。

他眼睛大大的,灰色的。透着一种苦思的神情。

他的眼睛跟鸷鸟的眼一样锐利,像秋天的雾一样蓝。

他的跟睛太小,一笑便变成一条缝了。

他的淡蓝色的、玻璃似的眼睛像酒醉似地旋转又旋转,仿佛威势过盛似的。

深逵的眼腈,跟珠儿像黑色的玻璃球浸在清水里。

浓浓的屑毛下边摆着~对大眼睛,乌黑的眼珠,像算盘珠儿似的滴溜溜乱转。

浓眉下面深藏着一对炯灼的眼睛,那里面饱含着无边的慈爱

两只像海波一样蔚蓝、杏子一般的大眼睛。燃烧着荡动的火焰,发出使人不可抗拒的魅力。

两只玻璃珠似的大眼睛里,闪动着青春、热情的光芒。

她那双绿色的眼睛虽然嵌在一张矜持的面孔上,却是骚动不宁的,慧黠多端的,洋溢着生命的,跟她那一幅装饰起来的仪表截然不能相称。

她的眼睛.大而黑亮,眼波闪闪溜溜,十分动人。

她的跟珠转动得生动自如,时时闪着睿智的光亮。

本来那么明亮,蓝得那么澄净的眼睛,变得寒光闪闪,像钢铁一般。

这一双眼睛像是苍山顶上的晨星,又圆又亮。

这一双眼睛似乎是娇嫩的矢车菊的蓝色,眼神柔和而又温暖。

这眼光斜挑暗视,好像能说话似的。

这双眼炯炯有神,黑暗中真有点像两只小电灯泡似的。

这是怎样的一双眼睛呵:冰冷,僵直.取有宰杀后的死羊眼才这样可怕。

这黑眼珠定神时如一泓清水,顾盼时像星星流动。

阴云遮住了她的眼睛,像是要落雨了。

一双泉水般纯净的眼睛里,含着柔和的光亮

一双浅蓝色的秀长的眼睛稍稍鼓起,和眼眶形成平面,有时因为心血上冲,眼神显得强硬。

一双羚羊似的棕色跟睛,长着长长的腱毛。

一双炯炯的有光的淡蓝色的眼睛,充满了人生经验、情感和火焰,当他很安静的时候,那对眼睛使他的脸流露出一种悲哀的善良的表情。

一对尖利的眼光在这年青人的身上霍霍地打圈。

眼聚清波,轻盼曼顾.顿觉有情.原是无情。

眼睛小,眼圈发红,眸子发灰.有种上了年纪的人褪尽光泽而黯淡的眼神

王爵小姐的眼----大,深,亮(仿佛有时从里边射出一道一道的暖光)——是那么美,虽然她的脸不漂亮,这双眼睛却时常赋给她一种比美更强大的吸引力。

他圆脸上的那两只眼睛,就像在葫芦头上挖了两个洞。

他的眼窝,陷得很深。拚命地往里边缩。

闪烁的黑脸膛上的目光变得深沉了,如同远方深深的海洋

那眼光怯怯的。活像饱受了惊恐的小田鼠。

那双眼睛更明亮、更尖利了,每一闪动,就像一道道闪电,仿佛带着唰唰的声音。

那双眼睛的确不大,细细的、长长的,眼梢微微地向鬓角挑去;眼球虽不黑,但目光流盼时.深灰色的瞳仁里不时有一颗颗火星迸发,眼白却自得淡淡地泛出蓝色的闪光;单眼皮,睫毛并不长,但又密叉黑,使眼睛围着云雾一般,朦朦胧胧的,显得深不可测,神秘、诱人。

那双眼睛,像充盈的湖水似的,慢慢地波动着,闪若光,终于,一股泪水簌簌地溢出了她的眼睛。

那双眼睛,如秋水,如寒星,如宝珠,如白水银里养着两丸黑水银。

那双眼顾盼生辉,流光溢彩,美丽极了。

那双鸽子般的眼睛,伶俐到像要立刻和人说话。

那双安静的褐色眼睛,带着那种飘飘欲仙的神气

目光棱棱的眼睛显露出一种凶狠的气象。

亮晶晶的眼睛,像映在溪水里的星星。

两只凶光闪闪的狼眼在冷笑着。

两颗眼瞳竟是小仙人的洞窟,璀璨地闪着珍宝的光。

李先生脸上少了那副黑眼镜,两只大白眼睛像剥掉壳的熟鸡蛋。

老人满脸皱纹,眼睛给松弛的眼皮包着,简直看不见眼珠了。

她眼球儿乌黑有光,水波盈盈,以至于神采焕发的眉字,都极能代表她的灵魂。

她冷笑的时候,眼睛里似乎有冰凌花在颤动。

她的眼睛像一双小燕子,老是在滟滟的春水上打着圈儿。

她的眼睛是两颗在深邃的天空中闪闪发光的明星,是窥测灵魂深处的两扇明亮窗户。

她的眼睛如秋日晴空一般明净。

她的细长的跟睛是那样天真、那样纯洁地望着这整个的世界,哪怕有什么肮脏的东西,有什么危险的东西,她一定也不曾看见。

黑莓子似的眼睛里弥漫着从心灵里荡漾出来的亮晶晶的光彩。

这对眼睛.特别是侧视的时候。总是流露出怯儒、推拒的神色。

一双水灵灵的眼睛,忽闪忽闪,仿佛对一切都感到新奇似的。

她目光灰冷,眼神迟滞。
 

【描写人物外貌的句子——脸】
 

他面皮如同旧皮包那样黯淡,高颧骨像皮包里塞着的什么硬东西支楞出来。正好把一副普普遍遍的白光眼镜架住。

做惯了生意,他的脸上永远是一团和气,鼻子上几乎老拧起一旋笑纹。

这是一张满月似的、又天真又痴呆的老人的脸。

这是一张被命运作弄成失魂痴呆的面孔,除了性别之外,已经看不出她的年龄了。

这人满脸皱纹,活像没上过油的旧皮靴皮。

这人脸色青得和烤熟了的茄子一样。

这脸娇艳得像一朵新开的荷花,像睡眠一样捉住所有人的眼睛。

圆嘟嘟的一张脸真如二枚新鲜红润的西红柿。

一张灰黄脸,皱巴巴的像大叶柞树皮,七横八岔,满是沟坎。

线条俏丽的脸庞上罩着月亮般的皎洁。

他瘦了许多,颧骨在塌陷的脸上像退潮后的礁石那样突出来。

他浅眉细眼,白净的小圆脸.常带着一对生动的笑窝儿.是个模样挺招人喜欢的孩子。

他那剃得光光的、轮廓鲜明的圆下巴看上去像是脚后跟。

他那长着雀斑和因为在屋子里呆得过久而苍白的脸颊,肌肉松弛,还微微下陷。

他面色微黑,满脸雀斑,就跟把火药末擦进皮肤里去了一样。

他剑眉高鼻,面如古铜,目光炯炯。三绺长须垂胸,风神轩朗。

他的面孔有点清瘦,颧骨微高。

他的脸已被深深的皱纹切破了,像个核桃。

他的脸盘不大,瘦削而有雀斑,下巴尖尖的,像松鼠一样。

他的脸蜡黄蜡黄的,有一种接近透明的光泽。

他的脸红彤彤的。瘦瘦的.活像一块风干了的老木头。

他的红的近乎赭色的脸像是用泥士塑成的,又像是在窑里边被烧炼过,显得结实,坚硬。

人们可以从她的脸部得到一个深刻的印象——严峻的深灰色的眼珠,细长的鼻子,苍白的脸庞带着沉思的表情。

你可以在帽檐下看到一张毫无特征的脸,既不老也不年轻;既不胖也不瘦,脸色发灰,大约三天没刮胡子了。

那张脸颜色红朴朴的,加上那双眼睛顾盼自如,永远活泼泼的。

那小孩子红朴朴的小脸蛋像个清晨带露的红苹果。

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

面孔小而圆,一副很大的近视眼镜.差不多遮住了他的半个面孔。

面颊浮肿,眼中网满血丝,那极其坎坷的脸.倒像庞大而干瘪的蕃薯。

略长一些的脸,由于寒风晓露和日晒,就像熟了的高粱穗子,红中透着黑。

脸是圆的,乌油油的,有痘癍。

脸色苍白,像是没有睡好觉似的皮泡脸肿。

宽大的脸庞刮得光光的,额头轩朗,面颊和下巴都很丰腴.样子很好看。

她那娇嫩的小脸,如一朵带着朝露的玫瑰。

她们那被草原的太阳晒得黝黑的脸蛋,泛透出健美的红光。

她脸色枯萎如一片干瘪的黄菜叶

她娇艳的脸上有一层新鲜的绒毛,如刚摘下的水蜜桃一样。

她的面庞圆圆的、白白的,鼻子和嘴唇的轮廓都很周正而纤秀。

她的脸如剥了壳的鸡蛋那么光滑、自净、细腻。

姑娘一张小小的圆脸。如含苞待放的桃花,精致美丽。
 

【描写人物外貌的句子——手】
 

她的手并不美,关节瘦了一点,而且也太长,周围的线条欠柔。

长年辛勤操劳使那双手如松树皮一般粗糙了。

从指头到掌心,到掌根,到处布满老茧,仿佛套上了鳞状甲壳。

腓列普的手劲像钢铁一样有力,韧性像钢丝弹簧。

她的双手经过多年繁重的家务劳动,已经失去青春的弹性,这儿青一块,那儿紫一块,四处开裂!

她那纤小得像孩子一般的雪白的手托着她的头。

她有一双仿佛像象牙雕成的小手和修剪得整齐发光的指甲。

她有一双灵巧的手,她的手指触摸在被子、衣服等上面。就像按在音阶不同的琴键上面,土房里会响起一串和谐的音符。

那手就像海豹的鳍脚一样结实丰满,光亮得像包子。

那手清癯干瘦,犹如青铜铸成.仿佛还带着锋棱。

那手也不是我所记得的红活圆实的手,却又粗又笨而且开裂,像是松树皮了。

那手又厚又大同熊掌差不多。

那双毛茸茸的大手让人想起猩子或者猴子。

那小手又圆又胖,像发酵好了的白面馒头。

十个手指头也都是肉鼓鼓的,只有每节周围才凹进去.好像箍着一个圈圈。颇像是几串短的香肠。

手背表皮如烧焦了一样的贴在干枯的骨胳上,如同晒干的鱼片。

手背上青筋突起,曲张虬结如蚯蚓一般。

手指粗大.指甲缝里夹着黑泥巴。

双手冻得又红又肿,活像煮熟的牛肉。

双手劳动得粗糙了,但皮肤却很白皙。水莲花似的.青青的脉纹隐约可见。

他的手瘦得像两只晒干的鸡爪。

他的一双手很大,骨节突出,颜色发达。手掌上全是茧子,看上去好像被铁锈分成一条条似的。

他紧紧地攥着两只像油锤一般大小的拳头。

他手上的老茧准有半英寸厚。

他有着洁白的、肥瘦适当的、如同一位漂亮女人的作法似地收拾得很精致的两只手。

这手臂这么细小,十个指头像一束枯竹技,仿佛一折就会折断似的。

这只手苍白成一种透明状,暴露的青筋如蛇形在皮下蠕动。
 

【描写人物外貌的句子——脚】
 

他的脚趾头差不多同手指头一样长,一样灵活,他能够用脚趾头夹着一支钢笔流利地签名,还能用脚趾头剥豌豆。

她的脚小巧、匀称、丰满。

她的脚秀而翘,腕、踝都肥瘦适度,美妙天成。

她那赤裸的轮廓分明的手臂和脚掌,纤小得就鼠孩子的一般。

她那穿了松垮的细带凉鞋的双脚瘦而匀称,高高的脚弓,每一用力,连通脚趾的筋脉就在脚背上绷露出来。

她那柔软好看的脚上穿着足踝处绣着灰蓝色花朵的纱袜,一只脚正在轻轻地拍着地面,好像故意要展露她那丰满匀称的小腿似的。

两只大脚板子,一扇一扇。把桥上的石板震得“咚咚”响。

那脚掌是那样肥厚、宽大,有如张开的蒲扇,那脚面和脚底是那样粗糙,满布皱纹、老茧,有如落在森林中的老麻栗树皮

那一双尘土包裹的脚,你都能数得出一根根骨头。

他满脚底都是栗子一般的老茧。

他转动了一下,从破絮里露出一只火钳似的干瘪的脚。

衣衫的褶裥下面,露出一支小小的脚,套着黑缎鞋。

这是一只畸形的脚,脚背高高地隆起,四根指头弯下去,差不多连成一块肉紧紧地贴在脚掌上,只剩下大拇指孤零零地露在外面,好像一个尖尖的粽子角——这不是人的脚。这倒像是用面粉捏成的白白的东西。
 

【描写人物外貌的句子——身材】
 

他的个子是那样矮小,外貌是那么不显眼——仿佛整个是由帽子、红胡须和高过膝盖的毡靴组成的。

这是一个粗线条的汉子,肩膀宽阔,身材高大,站着像一座石塔,跑起来有如一阵狂风。

这人又干又瘦.活像一个大头钉。

这个人浑身是一块块肌肉。看上去他的身体仿佛是许多山岭组成的。

爷爷就像一棵给河浪卷来扔到这儿沙滩上的干桔老树。

胸脯上那两块结实的肌内,颜色就像枣木案板,紫油油地闪着亮光。

胸、颈和双肩呈现出匀称的美丽的线条

小女儿真像一株海棠似的袅娜

他又高又瘦,像迎风摇晃的稻草。

他胸脯是宽的。但肋骨突出着像在陷落。

他身材魁伟,壮实得像头牛。

他身材短小,结实得像一颗左轮的籽弹。

他身材粗壮,膀大腰圆,像个丰硕的秋冬瓜。

他胖得像一头肥猪,又粗又短的脖梗儿都胖没了,圆滚滚的小西瓜般的脑袋,就像安在两个膀子上。 他结实得像一棵树,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挺脱的。

他结结实实,肌肉发达,整个就像用上好的绳子打紧的一个结。

他光着上身,有着宽大而滚圆的肩膀,熊似的背脊。

他个子又瘦又枯,活像丝瓜。

他的胸部瘦得像排骨一样

他的松软的呈现出灰色的皮肤垂在皮包骨头的四肢上。宛如破布挂在于枯的树枝上一样。

他的身子又粗又大,面孔臃肿,象枕头一样柔软

他的身材非常高大,天神一般结实魁梧。

他的那个驼背向上拱起,像一座小山一般。

他的肚子大得像覆了个筲箕。

身量短小,浑身都是圆圆的,肥得要滴出油来。

纳赛尔是个高大而坚实的人,很容易使人联想到埃及遍野的椰枣树,挺得住暴风雨的。

那女人丰满、肥胖。自以为了不起,很像一只养肥的鹅。

均匀的身段,使人想起秀美的柳枝。

井田是个小小个子,而肚子很大,看起来很像一个会走的泡菜坛子。

金娃刚满十八岁。矮小,瘦弱,发育不全。

她整个的身体像是一只桶,所以要找她的腰部就和不对镜子而要看见自己的鼻子同样的困难。

她站在我面前,张着两脚,正像一个画图仪器里细脚伶仃的圆规。

她又矮又胖,浑身的肉像发起的白面团儿。

她是个臂壮腿粗,松树一样牡健的姑娘。

她身体纤巧挺拔,就像早春的小树。

她全身是由各种大小不同的半圆球拼凑起来的,很像一个装满西瓜的布袋子。

她轻盈、纤柔,宛如一根蒲公英飘渺的落英。

她那十六岁少女时代正当发育的体格显得异常圆匀。

她两条腿又粗又短,活像老式沙发的支座,身子简直像个大圆桶。

她的腰身略微粗了一点,上身微微形成方形,胸脯广阔丰隆。

她的手脚像芦柴棒一般的瘦,身体像弓一般的弯。面色像死人一般的惨。

几个烟鬼,耸着肩,佝偻着腰,骨瘦如柴。活像一只一只的大干虾。

喝!好大的个头儿,只见他肩膀有门扇那么宽,胳膊有小檩条儿那么粗。

风磨前站着一个矮个的、整个身子活像用铅捶成的人。

短粗的身材像一座石墩子。

大肚子像袋粮食似的,耷拉在裤腰上,在衬衫里头颠来颠去。

脖子又细又长,像白鹤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