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网址:zuciwang.com 组词网,引导你的正确学习的新天堂。

民间风水故事

民间风水故事

  风水宝地


  老羊倌20年前在草甸子上放羊的时候,发现了一块风水宝地。那时候的老羊倌,也就40刚出头儿。每天清晨,当太阳从东方的地平线上刚一露脸,老羊倌就已经踏着露珠儿,赶着一大群羊来到草甸子上了。离得还远呢,他就瞧见在一个土岗处升起来一缕紫气。走得越近,看得反而越是模糊不清,等来到近前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这种紫气,老羊倌每年都会见过不少次。而别的村民们,谁都没有亲眼目睹过。因为这种现象出现的时间比较短暂,大约也就十几分钟。这时候的小村,还沉睡在梦乡中。能这么早到甸子上来的人,也就老羊倌一个。
  四周都是平地,只有这地方才有一个小土岗。土岗中间凹,四处高,就像哪个胖子一屁股坐上去,硬是给压出来的坑。从整体上看,这形状很像一个沙发座儿。老羊倌觉得这儿与众不同,可又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
  有一次,一个从外地来的风水先生在甸子上经过,一时迷了路,辨不清方向了。老羊倌灵机一动,就带着他去看那个土岗子。这位风水先生来到近前,前后左右看了又看,不无感慨地说:“真没想到,在这地方还会藏着一块风水宝地!”
  老羊倌试探地问道:“你是说……”
  风水先生道:“要是能把尸骨葬在此处,过不多久就会家族兴旺,儿孙之中还能出个大官儿。”老羊倌点了点头,心里就有数了。回到家中,老羊倌一句都没敢跟老伴说。他心里很清楚,老伴破车嘴,好说,肚子装不住四两油,藏不住一点事儿。老羊倌就把这件事告诉给了儿子锁柱,还把锁柱领到甸子上看过一次。交代锁柱,说等他死了以后,一定要把他埋在这儿。
  锁柱说:“我记住了。”
  老羊倌不放心地叮嘱道:“这件事就咱爷俩知道,绝不能告诉别人,知道不?”
  锁柱说:“这我知道!”
  锁柱是个听话的孩子,他知道爹这么做也是为了他好,所以一直守口如瓶,从不对任何人讲。那之后,老羊倌一直在草甸子上放羊。站累了,他就在这个“沙发”上坐一会。
  草地上的羊群,像蓝天上的朵朵白云。有时老羊倌就会产生错觉,不知道眼前的景色是天空呢,还是草地。草绿了又黄,黄了又绿,在不知不觉中20年过去了。
  可看上去,老羊倌并没怎么见老,这也许跟他长期在野外放牧有关。除了脸上多一些老年斑之外,一点都没驼背,眼睛也不花。他每天赶着羊群到了甸子上,第一件事就是向土岗处张望几眼。见那地方没啥变化,这心才会落地儿。
  不过后来有一天,还是出现了情况。村西头的老葛得了癌症,已经到晚期了。他的大儿子在城里经商,挺迷信的,就请了个风水先生来给他爹选墓地。说来也巧,这位风水先生正是当年在甸子上迷路的那人。而且更可怕的是,他还记得当年那件事。
  这天老羊倌正在放羊,就见一辆小轿车停在了土岗附近。从车上下来几个人,站在土岗前指指点点的。这一刻,老羊倌的脑袋“嗡”一下,就知道这块“风水宝地”要不保了。
  他不知道是怎么把羊群赶回去的。锁柱见爹有些魂不守舍的样子,就问发生了什么事情。老羊倌闷着头不吭声,上桌后也没吃啥饭,只喝了一小杯酒。
  临睡前,老羊倌对子说:“我交代你的事你还记得?”
  锁柱不解地问:“啥事儿?”
  老羊倌说:“我死后,你要把我埋在以前我告诉过你的那个地方!”
  锁柱说:“这我知道。爹,你现在又没啥毛病,说这个干啥?”
  老羊倌不再说话。
  第二天一早,锁柱才发现爹喝了农药,倒在院心已经人事不知了。好在这瓶农药放好几年了,药劲儿弱了些,没能当场把他给毒死。锁柱赶忙叫来几个人,把老羊倌送到医院抢救。过了两天,老羊倌还是没能救活。
  锁柱按照爹的交代,带人去甸子上打墓。到了那一看,土岗处已经添起了一座新坟,是老葛的!那一天,锁柱哭得很惨。
  后来听村里人说,老葛剩下一口气,说啥都不咽,已经拖好几天了。听说老羊倌喝农药了,老葛的大儿子慌了神儿。因为风水先生跟他说了,老羊倌也知道这块风水宝地。老葛的大儿子就找了块铁铧子,放在了老葛的胸口上,还说这样可以驱邪。过了没几分钟,老葛就死了。
  老葛的后代也没见谁有啥出息。而且,老葛死了还不到一年,他的大儿子就出车祸把命给丧了。

民间坟墓风水故事

  我是美女风水师


  1985年,陈燕怡出生在湖北宜昌一个普通工人家庭。大学毕业后,找工作屡屡碰壁的陈燕怡在武汉市汉正街租了个门面卖服装。2008年4月,陈燕怡通过邻家店的女店主介绍,和大她两岁的曾远谈起了恋爱。曾远是武汉人,自称在北京一家建筑设计公司工作,收入颇丰,在海淀区荣嘉花园买了房子。2009年春节后,在他的央求下,陈燕怡低价处理了服装店,跟随曾远来到了北京发展。
  然而到了北京,曾远才告诉陈燕怡,他真实的身份是一名风水师,并且提出让陈燕怡也加入这个行业。风水不就是骗人的东西嘛,怎么可能赚钱?陈燕怡嗤之以鼻。可随后的一个月,陈燕怡在北京找工作屡屡碰壁,在曾远不遗余力的劝说下,陈燕怡终于同意加入。
  2009年3月底,曾远第一次带陈燕怡去了他们的“公司”。没想到这一次,竟让陈燕怡对风水师的看法完全颠覆了,陈燕怡做梦也没有想到,做风水师也能开起规模庞大、规章严明的公司。公司CEO是一位老人,五十多岁,大家称他董大师,白发、白胡子,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经介绍,陈燕怡得知他是业内知名风水师、策划师,曾拜多位风水大师为师。他参与过京城身价高达十多亿的大型工程项目选址及顾问工作,多年来从《易经》到民俗、从天文历法到地理,都有一定的研究。他还经常在北京主办《周易》学习班,拥有不少徒子徒孙。董大师在公司专门负责培训风水师和开设讲座,真正出去做业务的都是公司的年轻人。二十多名员工中,有很多如陈燕怡这样找不到工作的大学生,这令陈燕怡有了认同感。
  但很快,陈燕怡就了解到:这家风水公司其实并非一家正规公司,只是把风水业务挂靠在一家文化咨询公司的旗下。但搞笑的是,公司居然成立了“业务部”、“公关部”、“人事部”等部门,而且还有法律顾问。此外,薪水按各位风水师为公司带来的效益多寡提成。
  为了让陈燕怡的业务能力迅速提高,曾远督促陈燕怡频繁去听董大师讲课。董大师首先强调,风水师最基本的业务素质,就是要让外界觉得风水是科学,涉及到天文学、地理学、生理学、光学、物理学、心理学、社会关系学很多领域。然后,再传授阴阳五行、八卦九宫、四季节令、星象分野、北斗七星、二十八宿、原始传说,等等。
  这样学习了几天后,一天早上,陈燕怡刚刚起床,就接到同事刘庆田的电话,要陈燕怡陪他去做业务。据说这次去联系的客户三代经商,出手阔绰,通过熟人介绍找到了陈燕怡的公司,刘庆田的“出山价”竟然高达20万元。在等待客户开车来接的时候,刘庆田显得很兴奋,他告诉陈燕怡:“董大师在外面开讲座办培训班,得花不少钱,目的是给咱们镀个金身,同时也拓展了业务圈子。现在是收回成本的时候,一定得把握好机会。”陈燕怡恍然大悟,原来“炒作”无处不在。
  客户家是自建的别墅,里面装修豪华得令人咋舌。原来,这家人从去年开始生意陷入困顿,他们认为是家中风水犯冲所致,所以今年想彻底改变家居布局。刘庆田一进别墅就变得满腹经纶起来:“建房地势宜前低后高;最好的住宅方位应背山、面水、向阳。可你这宅院恰恰相反,主人遇事肯定不顺,居者当卜宅而居,择地而建。其地当土色坚厚、四面之风不冲,尤其没有地下风,地势高燥,水当环流而不近浸,这是风水的基本要领。这里地气混浊,不宜久居。”客户听得瞠目结舌,脸色苍白地急问破解妙法。刘庆田沉思片刻,所出的破解方法竟然是要客户重修一幢房子,将此房出租。
  从客户家里出来后,刘庆田得意地说:“不管他回头是重建房还是买房,都一定会再来找我。我又可以赚一笔了!”尽管陈燕怡觉得他这样信口开河害人家破财太不厚道,但想到他有本事唬住这些富人,让他们乖乖掏钱也是本事,仍不禁对他刮目相看。

真实民间风水故事

  套风水


  明朝年间,福建有个姓鲁的风水先生,在当地小有名气,看风水十分准,人称“鲁地理”。鲁地理的父亲死后,他想找一块风水宝地埋葬,便到今建宁一带去寻龙点穴。几经周折,还真让他找到了一块风水宝地。
  鲁地理推算,若将他父亲葬在这块地上,下代必定显贵。但这块地风水虽好,却是杨家的地盘,人家是不会卖给他的,偷埋也不成。
  当时,杨家的两个儿子也正想找一块风水宝地葬父。在明葬偷埋都不成的情况下,鲁地理干脆做了人情,把那块风水宝地告诉了杨家公子。经鲁地理一番指点,两公子发现此处果然风水甚好,而且山地是自家的,便把父亲安葬在此处。出于感激,他们还给鲁地理30两银子作为酬金。
  自己看好的风水宝地却得不到,鲁地理不甘心。怎么办?鲁地理先是租下了杨家花园附近的一处房子,然后用杨家给的酬金讨了一个十分漂亮的媳妇。结婚两个月后,鲁地理对媳妇说,他要出门去看风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但已拜托杨家两公子照顾她。如果杨家两公子对她有什么想法,让她依从他们。但有一点,千万不能与杨家的奴仆私通。鲁地理临走时又前去向杨家两公子打了招呼。
  杨家公子常到花园走动,面对一个独守空房的美丽少妇,自然会想入非非。鲁地理才走两天,大公子便来撩逗新妇。因为有丈夫的交代,那女 人便顺水推舟,与两个公子先后好上了。
  半年后,鲁地理从外面回来,问起自己走后的情况,媳妇如实说了与两公子的事。但鲁地理却发现媳妇并没有怀孕。再问细节,鲁地理才知道问题出在哪了,他告诉媳妇,要约定好日子,一人一个月。
  鲁地理很快又借故出去了。依丈夫所嘱,媳妇给两个情人做了规定:单月大公子,双月小公子。很快四年过去了,女人生了两个男孩儿。鲁地理回来后,见计划成功,便开心地带着老婆孩子回老家了。
  这两个孩子长大后都中了进士。时人认为,这是杨家的好风水被鲁地理套走了。

民间灵异风水故事

  阴阳宅和风水地


  从前,昆山以鱼米茶叶瓷器丝绸远近闻名,各地客商来来往往。其中马记商号的马有德会做生意,迅速壮大。恰逢负责御用贡品的叶家商号犯了事,马有德趁机谋了这个优差,着实挣了些银子。
  马有德财大气粗,嫌老宅不足以和他的身份匹配,就在城南新建了一所大宅。门前碧波荡漾,西南遥对一峰。可谓山明水秀,一看就是纳财进宝的所在。择了个黄道吉日,马有德带着家眷连同下人仆从百余口搬进新居。没想到马老太太体弱经不住劳顿,居然犯了痰症,当天夜里就去世了。乔迁之喜的宴席改成了送殡的丧宴,马有德感到大大的晦气。
  这时,商号里却做成了一笔史无前例的大生意,京里新上任的买办陈大人匆匆赶来,为太后寿诞采购。陈大人面如美玉,仪容丰美,虽然年少,却甚是懂得为官敛财之道,与马有德一拍即合,各取所需。
  单这一笔生意足以挣回新宅院的花费,马有德转悲为喜。
  然而,马有德没想到这仅仅是个开始,后面的事越发离奇。过了几天,小妾玉翠好端端的无故疯了。马夫人只生养了一个女儿,眼见女儿都招了夫婿,却再也不见有孕。马有德为了开枝散叶,延续子嗣,这才花了五十两银子买了玉翠。没想到天不从人愿,玉翠偏偏又得了失心疯。
  玉翠疯疯癫癫,大晚上一个人在院子里摆酒赏月,对着空座位频频劝酒,好像坐着看不见的人似的。
  马有德问她与何人喝酒,玉翠笑嘻嘻地说:“和地府判官,还有一众鬼差。他们就住在家里啊,天天在这里升堂办案。”
  马有德不放心,私下找风水先生相看。没想到请遍了昆山的风水先生,众口一词都说这里藏风聚气,是个纳财进宝的吉宅。既然是吉宅,怎么会接连出事?玉翠口口声声说的判官鬼差又是怎么回事?马有德百思不得其解。
  这日刚到内宅,就听见玉翠房里忙乱吵闹不已。马有德进去一看,原来是玉翠狂性大发,口口声声说判官拿着生死簿,勾去了小姐姑爷的名字,怕是活不成了。马夫人听得胆战心惊,央告道:“老爷,旧宅虽然浅窄,倒也住得下。自搬到这里就频繁出事,我们还是搬回去吧!”
  马有德听了,脸色一沉,道:“这里是难得的风水吉宅,你不要信口胡说。玉翠已经疯了,一个疯子的话如何信得?”
  马有德自有他的打算,自从搬到这里,马记商号生意兴隆,财源滚滚,其他商号望尘莫及。他怎么舍得搬离这里?
  正闹哄哄的没个开交,家丁鬼催着一样跑进来,气喘吁吁道:“老爷,夫人,不好……不好了!小姐和姑爷去法华寺上香,路上遇到劫匪,被歹人劫了去。现在下落不明,生死未卜。”
  马夫人一听,立刻晕了过去。玉翠恐惧得抱住头,大叫:“死了,一定是死了!判官又来拿人了,不要拿我,不要拿我!”
  马有德三伏天如置身冰窖一样,浑身战栗。
  马府正在人仰马翻之际,陈大人却从京城赶来。一见马有德就大声道喜,原来皇上要广选秀女,充实后宫。不消说动用之物也要大肆买办,这可是个搂钱的绝好机会。马有德闻之大喜,但一想到家里人口不宁,女儿女婿生死未卜,喜气就打消了大半。
  陈大人见他愁眉不展,笑道;“马兄的商号可谓日进斗金,不消三五年,不怕没有石崇之富,怎么郁闷不乐?”
  马有德将缘故一说,苦笑道:“短短几个月,家母病逝,贱妾疯癫,女儿女婿生死未卜。三五年之后,焉知我马家还有没有人在?”
  陈大人听了,纳罕道:“居然有这样怪事!京中有个铁口神算石半仙,凭着祖上传下来的宅局葬经为人看宅相地,神算百出,何不请来看看?”
网友评论
powered by 组词网 © 2014 ZuCiWang.Com
sitemap: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