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网址:zuciwang.com 组词网,引导你的正确学习的新天堂。

养殖创业故事

养殖创业故事

  从2000元到2000万的养殖创业故事


  在封闭落后的闽西山区农村,蓝招衍,一个农民出身的医生,在交通闭塞、信息不畅、不懂技术、没有场地、经济落后的情况下,从2000元养殖野鸡起家发展成为占地200多亩全国闻名的大型生态农庄,他是如何一路走过来并完成财富裂变的呢?
  一、10个野鸡蛋起家
  1990年3月,高考落榜后搞过几次创业都失败的蓝招宝,一天偶然看到一家酒楼竟以45元的高价从猎户手中购进一只野鸡,同日夜间,大哥蓝招衍从《人民日报》看到一农户养殖野鸡致富的报道。兄弟俩得到启发:养殖野生动物大有市场。深思熟虑后,他们偷偷卖了2头大肥,凑齐2000元钱,从外地买回10个野鸡蛋,以2平方米的破猪舍作为养殖场,当年即收回成本并赚了2万元,赚得了创业后的第一桶金。这是在缺乏资金、技术、场地、人才等,条件极为艰苦的情况下开始创业的。
  二、由养殖户向规模化养殖企业转变
  蓝氏兄弟艰苦创业、敢于创业的事迹引进了社会的关注。1992年10月10号,现福建省省长、时任龙岩地委行署专业的黄小晶到现场视察并亲自爬山选址,在永定县湖雷镇兰屋岗上选择了现在农庄的地址。1993年春,养殖场搬到了新建的几千平方米养殖基地,存栏野鸡达1万多只,并在省市县领导的关心下,成立了“福建省永定县招宝珍禽开发公司”,实现了从养殖户向专业化、规模化的养殖企业的迈进。当时成为华东最大的珍禽基地,年收入100多万元。
  从养殖野鸡的成功尝到甜头后,蓝招衍不断引进市场走俏的山珍野味:鹧鸪、黑凤鸡、贵妃鸡、绿壳蛋鸡、红腹锦鸡、大雁等特养新品种,项目引进一个成功一个,使企业得到进一步发展和壮大,到1998年时已发展成为年产各种珍禽100多万只的规模,成为全国公认的“珍禽养殖大王”。从而真正成为了华东地区乃至全国规模最大、专业水平、管理水平最高的特养企业,为企业今后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三、构建种养生态循环和投资安全体系
  1999年,招宝公司在广东考察市场时发现,野猪、野兔市场需求量极大,仅广州市场野猪的毛重批发价一般都在30元/公斤,最高达到50元/公斤,野兔也在30元左右/公斤,而且还常常没有货源。二者又都是草食动物,而农庄果园中青草多且鲜嫩,非常适合农庄发展。仅此这两项,如今公司每年获利几百万元,为企业的蓬勃发展注入了新的动力。
  在养殖过程中,招宝公司将珍禽粪便用EM制剂发酵后喂野猪,动物粪便通过沼气池产生沼气用作珍禽及野猪仔的保温和农庄生活能源,沼液连同沼渣又是台湾青枣、食用仙人掌等果树、苗木的优质有机肥,种植园的青草养动物,使养殖不用买饲料,种植不用买化肥的低成本经营成为现实,且生产的都是绿色食品。同时公司还开发制作栩栩如生的山鸡、孔雀、红腹锦鸡等标本作为家居、办公室的装饰品和高档礼品,既拓宽了珍禽的销售渠道,同时产品附加值提高几倍以上。通过延伸产业链,农庄由珍禽增加了标本、野猪、野兔、水果、苗木、仙人掌、沼气、食品等10多个产品收入,保证农庄在任何时候都具有良好的收入。农庄建立起一个“立体种养、综合加工、循环利用、全面增值”的经营模式、一个强大的生态产业和投资安全体系,具有极好的经济、社会、生态效益。

大学生养殖创业故事

  80后美女养殖苍蝇年产值高达16万元,利润前景巨大


  嗡嗡乱飞的苍蝇在她眼中是会下“金蛋”的宝贝。这在常人眼中无法想象的事情在汪日露手上却还养出了名堂,淘到了“金子”,并被评为“宁波市十大杰出青年”、“浙江省杰出农村青年”。
  2000年,汪日露从余杭卫校毕业,摆在她前面的有两条路:一条是与市区一家大医院已签订了就业协议,成为一名医护人员,收入稳定;另一条路则是家里有个鱼塘,自己创业搞养殖,但有很大风险。家人都让她选择第一条路,但汪日露这次却想冒一回险。
  从父亲手里接过鱼虾养殖的重任,汪日露就开始思索怎样使鱼儿少生病。2000年12月,她在《中国海洋报》上读到一篇文章:南开大学专家研究发现,蝇蛆 能对多种疾病产生抗体。随后,汪日露父女辗转找到了文章的作者杜教授,向他说明想用蝇蛆养殖鱼虾的打算。双方一拍即合,签下了工厂化养殖蝇蛆协议,杜教授 还把汪日露带回南开大学,进行科研培训。
  一次偶然机会汪日露发现,蝇蛆吃的是“培养基”,在把吃剩的“培养基”与蝇蛆分离开来时,总有零星的蝇蛆要带出来,于是到市场上买来20只鸡,让鸡吃掉带出来的蛆。没想到,她家的鸡长得特别快,2个月时体重就超过了邻居家已养了3个月的鸡,而且从不生病。
  这下,汪日露萌发了既养蝇蛆又养鸡的念头,投入资金60万元,购买了1500只仙居小鸡,用蝇蛆养鸡。109天后,她养的鸡开始陆续产蛋,与常规养殖相 比,产蛋期提前30天,产蛋率高出10%。在宁波市第二届名特优农副产品展销会上,生物鸡蛋被抢购一空。第一年下来,蛋鸡就为她盈利二三十万元。她的“蝇 蛆饲养生物鸡蛋”技术已经向国家专利局申请了专利,生物鸡蛋供不应求。
  为了带动周边农户共同致富,汪日露联系了附近的养鸡专业户,并与 养鸡户签订了合作协议。汪日露为养鸡户们提供蝇蛆饲料,鸡蛋由公司收购。生物鸡蛋以每公斤14元计算,给养殖户11元,其余3元归公司。由他们打品牌统一 销售,到现在已经有十几家农户加入。在汪日露已建成了可培育肉鸡15万羽,蛋鸡2万羽的基地,带动周边更多农户养蛋鸡致富。
  随着蝇蛆养 殖规模的不断扩大,汪日露开始异地建厂,盖起了四层楼房及配套养蝇厂房,成立了奉化市首开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蝇蛆深层次开发也在进行中,汪日露说,经鉴 定,蝇蛆每吨可提取200公斤蛋白粉,以蚕蛹蛋白粉市场价每公斤800元计算,产值高达16万元,利润前景巨大。

农民养殖创业故事

  孙政怀番茄芹菜创丰收


  “五分地的大棚,一茬番茄收了6000多公斤,比去年的两茬加在一起还多收了3000公斤;另外还多收了一茬芹菜,10000多公斤。”北京市大兴区魏善庄镇张家场村的菜农孙政怀近日向记者谈到此事时,重复最多的是“怎么也没想到”。
  孙政怀种大棚蔬菜已有10多个年头了,说起种菜技术,在邻近的村子很有名气。可是令他“怎么也没想到”的是,近年来棚里种的番茄跟病秧子似的,怎么伺候也蔫呼呼的,就是长不起来,有的还整棵整棵地死掉。去年,两茬番茄加起来才收了3000多公斤。
  他比照大棚蔬菜栽培技术,定植、品种、施肥、浇水等,都没有不对的地方。无奈之下,年初他把市土肥站的专家请进大棚“把脉问诊”。专家们查看了蔬菜长势,向他询问了选种、施肥、浇水等技术情况,也没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于是专家们取走了番茄植株和土壤检验。检验后发现,老孙家大棚的土壤内生长着大量的线虫,百克土壤内生长的线虫高达1580条之多。这些线虫,寄生在番茄根部,吸食营养,破坏表皮细胞,使根部发生病变,结满了密密麻麻小至针头、大到豌豆粒大小的白色肿瘤;有的须根已经全部脱落,仅剩主根,如同鸡爪一般。这样的根系,是不能正常吸收营养的。其主要原因是多年种植一种蔬菜所致。为此,专家为老孙家的大棚开出了“药方”:上茬改种芹菜,外加每亩40公斤的石灰氮、5公斤防线虫生物修复菌剂、500公斤碎秸秆。
  老孙告诉记者,当专家看到他满脸疑惑的表情时解释道,石灰氮遇水和作物秸秆发酵时都会产生大量的热量,翻入土壤内盖上薄膜,20天后可使棚内土壤温度升高到60摄氏度以上,灭虫效果可达80%左右。线虫寄生具有专化性的特点,一种作物的线虫一般不能寄生在其他作物上。上茬改种芹菜,未被消灭的番茄线虫因没有了寄主是很难生存的。
  老孙抱着试试看的想法,选了5分地按照“药方”做了起来。结果却让老孙“怎么也没想到”。第一茬芹菜就收了10000多公斤,第二茬番茄收了6000多公斤,比去年的两茬加一起还多收了近3000公斤。1公斤石灰氮5元,半亩20公斤100元;1公斤防线虫生物修复菌剂6元,半亩2.5公斤15元,总成本115元,秸秆是自家的不用花钱。地头收购,番茄每公斤1.2元,卖了7000多元;芹菜每公斤0.5元,卖了4000多元,两茬卖了1.1万多元,比没用“药方”前多收了5700多元。
  北京市土肥站站长赵永志介绍说,作物连作是发生土壤根结线虫病害的主要原因。一般连作5年,就会发生。作物发生线虫后,地上观察不能发现,但为害却很严重。达到一定程度后,作物生长逐渐衰弱,直至凋萎变黄,甚至枯死,造成减产,甚至绝收。据调查,北京市菜田都有不同程度的线虫为害,其中设施菜田较为严重,严重地块减产高达70%~80%,有的地块甚至绝收。为了防治蔬菜线虫病的发生,2006年市土肥站开始在全市进行综合技术防治设施蔬菜线虫病害试验示范,3000亩的设施蔬菜综合防治线虫技术试验示范表明,连续3年综防可以有效控制蔬菜线虫病害的发生。

野鸡养殖创业故事

  王树清的养殖土鸡和养牛的致富经


  9月24日,记者一到理县,就听说蒲溪乡沙坝村有个叫王树清的养殖大户,家里养的鸡全都是土鸡,远近来的客人都慕名前去购买,他家农家乐做出来的土鸡肉特别好吃,养的牛也是头头膘肥体壮,百闻不如一见,记者决定亲自去看一看。
  汽车从理县县城出发,往汶川方向行驶大约一个小时后,在一处岔路口绕进了一段崎岖的山路,山路沿着河边而上,坐在颠簸的车子里面,迎面偶尔会碰到几辆外地车牌号码的私家轿车。
  “咕、咕、咕……”,汽车行进至一平坦处,记者就听见一阵阵小时候在乡下老家经常听到的唤鸡声。寻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往前再行几十米,站在公路上,隔河望去,只见对面山坡上一大群鸡正围着一个中年男子在抢食。
  “大叔,你们家养了多少只鸡呢?”
  “今年我一共养了两批,第一批养的1600只土鸡已经有1000只出栏了,第二批又养了1400只。现在还有2000只左右。”王树清一边回答记者的提问一边邀请我们落座。
  “不要看养鸡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人人都会,但要养好鸡却不容易……”谈起养鸡的经验,王树清如数家珍。
  土鸡是一种品牌,生态土鸡更是品牌中的品牌,品牌创造的价值将无法估量。交谈中,王树清告诉记者,现在市面上卖的鸡很多都是靠喂饲料、注射催长激素出栏。出栏快、肉质差,价格低,口感也不好,而他养的鸡喂的是自家的粮食,“虽然比起饲料养的鸡要晚出栏一个月,饲养的周期要更长一些,花费的精力要多一些,但一定要保住生态土鸡的牌子。”在王树清看来,宁要生态土鸡的“牌子”也不要别人给他扣上破坏生态土鸡品牌的“帽子”。
  “养鸡还要注重卫生防疫,一旦鸡大范围得了传染病,那可不得了,这都得多亏了乡上的畜牧兽医员。”给鸡舍消毒,打扫卫生,给鸡注射免疫疫苗……从今年3月份开始养殖起,乡政府的畜牧兽医员毛旭刚就成了他家的常客,在毛旭刚的帮助和王树清的精心呵护下,他家今年买的两批鸡苗成活率都在98%以上。
  “鸡还要经常性走动,肉才更香,才更有口感。”要走动就不能让鸡老呆在鸡圈里面,为此,王树清为鸡圈了几亩大的一块地,用网格围起来,让鸡在里面自由走动,有时候鸡不想走动的时候王树清还要装成老鹰的声音,“嘎、嘎、嘎”,把鸡吓得直往圈地里跑。
  “你的鸡养得这么好,卖出去的那些鸡赚了好多钱嘛?”
  “不晓得哇!反正赚了点,没算过!”王树清笑嘻嘻地回答到。
  记者当场给王树清算了一笔账,一只鸡长大后大概有5斤左右。如果按批发价15块钱/斤计算,一只鸡就可以卖到75块钱,而这只是零星销售给远道而来买回家去吃的“土鸡爱好者”的价钱。而他更乐意宰杀给“慕名而来”到他家“古羌生态农家乐”来的客人吃,这样他一只鸡又会多赚上一点。据了解,至今已销售1000多只鸡,除去成本,已为他带来经济效益达4万多元。王树清掩饰不住兴奋,脸上总是带着笑容。
  “正宗的土鸡,成都来旅游的客人都开车到这里来买,这么好的销路以后一定得扩大一下养殖规模。”尝到养鸡甜头后,王树清有了更大的“野心”。
  “哞……”,好熟悉的声音,应该是黄牛吧,穿过后院的养鸡场记者看到一个新牛棚,牛棚里面82头黄牛一字排开,专心吃着草料,王树清告诉记者,地震后,党和政府帮助我们百姓建好了房屋,重建完成后,又积极帮助我们调整产业结构,发展养殖业。年初县上畜牧局推广黄牛养殖,每头黄牛给我们补助了1200块钱,自己也花了点钱,就买了这些牛回来,新修牛棚花了三万多。当记者问王树清为什么既要养鸡又要养牛时,他笑着说:“我想先‘下水’试试,养出经验后,再带领群众一起养,一起致富。”
  谈起牛的收入,他向记者一一道来:“我养殖的82头牛,预计今年会产仔10多头,五、六年就可以拿回成本,政府等于白送我一群牛养。”
  走出牛棚,王树清指着家门口正在修的桥说:“今年7月发大水冲断了这座木桥。为了以后做好农家乐生意,让更多的人吃到我们家的土鸡,我得赶快把桥修好。”
  对于未来,王树清说他打算明年把房子好好的装修一下,再请个好厨师,让来他这里的客人都能吃上最好最香的土鸡。他还想与村上的其他养殖户搞联营,增加沙坝村土鸡在市场上的竞争力。看着王树清踌躇满志的样子,记者对这个现代的新型农民也不由得暗暗佩服。

水产养殖创业故事

  养殖螃蟹:增值十几倍背后的变身术


  这是周鹏飞的企业。2010年12月10日,周鹏飞就在这间会议室做出了一个让所有员工惊奇的举动。
  公司员工周红梅:感觉不太对,周总上来就给我们鞠了一个躬,我就在想,不妙。
  周鹏飞:鞠了一个很长时间的躬。你就是失败的,没有什么面子,遮一遮了,就没有面子了。既然鞠躬就是认错,认错就没有了,等于所有都没有了,全部都失去了。
  整个会议室鸦雀无声。在一个长长的鞠躬之后,周鹏飞语出惊人,他说,公司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想走的,工资全额发放,想留下来的,三个月后一定给大家个交代。
  周鹏飞:就在最后两到三个月内,我一定要找到出路,找不到出路就意味着死亡,破产,失败。
  当时周鹏飞不得不解散了团队,因为企业已经到了破产的边缘。但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他马上通过一个在人们眼里更加孤注一掷的举动,让企业起死回生,逐步把没人看上眼的残次品螃蟹做成了高端食品,年销售额突破一千万元。
  周鹏飞是江苏盐城人,大学毕业后在上海一家鱼肉酱加工企业工作,期间攻读了比利时联合商学院工商管理博士,到2003年成了企业高管,年薪20万元。
  2008年春节,周鹏飞突然做出了一个让人惊诧的决定,就因为这个决定,除夕之夜一家人吵得不可开交,还惊动了所有亲戚。
  周鹏飞的父亲周贵基:把他的朋友找来,把他玩得比较好的人,把他们集中过来,到一起,找他谈心。
  周鹏飞的表弟严亚军:他的父亲,也就是我的姨夫,那个时候我记得非常清楚,挨家挨户到我们家里来,跟我们谈,就是说鹏飞现在做的这个事情,他是一时脑子发热,你们在这个时候谁也不要帮他,谁帮他就是害他。
  原来,周鹏飞跟父母亲说,他决定辞职不干了,要到苏州创业。
  周鹏飞的父亲周贵基:上班多好啊,父母这么和你说的话你都不听,父母叫他去上班,上班多好呀,清清爽爽的,什么担子都没有。
  周鹏飞的母亲戴为萍:我从小时候把你培养到大也不容易,我的希望就是你能安分守己在上班。
  周鹏飞:我宁愿用古代一个壮士的做法就是断指为证,我要坚持。
  放着20万元年薪的工作不干,周鹏飞到底看上什么了呢?2007年10月,周鹏飞在阳澄湖边请客人吃饭,饭店的老板娘给他介绍了几种螃蟹。
  周鹏飞:我们在吃饭的时候,要还价的时候,老板娘就向我推荐掉了两个腿,三两五、四两的,她都开价一百块,她说掉了两个脚的只有二十块。
  一百多元的螃蟹,掉两只脚怎么就变成二十多块钱了呢?这让周鹏飞很好奇。他跑到阳澄湖养殖区一了解,发现了一个巨大的商机。
  这里是阳澄湖的养殖区。春节前后是大闸蟹销售高峰期。记者跟着周鹏飞,在这里发现了这样一种现象。
  阳澄湖大闸蟹养殖户王根兄:放在网箱里没关系,如果你拿起来,风大,爪子就掉了。
  记者:掉了价格完全不一样?
  阳澄湖大闸蟹养殖户王根兄:那当然了。
  记者:能差多少?
  阳澄湖大闸蟹养殖户王根兄:差得多了,差三分之一,三分之一不止,一百多的还有二十几一斤的,两百元一斤的还二十几元一斤,还没人要。
  这里是苏州市南环桥批发市场。在这里,记者又看到了类似的情况,二两五的螃蟹能卖一百多元一斤,但一两九的螃蟹就只能卖二十五元一斤。
  市场经销商:一个近两百元一斤,一个就二十几一斤,你看差多少。
  记者:两百元一斤是什么样的?
  经销商:半斤的。
  原来,并不是阳澄湖里养出的螃蟹都能卖出高价,大闸蟹市场有着严格的规定。
  江苏省苏州市阳澄湖大闸蟹行业协会会长杨维龙:我们根据国家质监总局的规定,有标准,标准就是二两以上的蟹才能叫阳澄湖大闸蟹。残缺的,断胳膊缺腿的,达不到阳澄湖大闸蟹的体貌的,也要挑出来。
  阳澄湖大闸蟹养殖户胡晓明:我一个大蟹,我养一个六两的蟹,最起码能卖到一百多一个。卖一个最小的蟹两三元一个,连一个种子都不够。
  残次螃蟹和二两以上的螃蟹存在巨大差价。周鹏飞隐隐觉得,这是一个可利用的资源。
  周鹏飞联想到自己原来的工作,一下子萌发出一个大胆的设想,就是这个设想,日后居然能让这些卖不上价的螃蟹身价激增十几倍,同时给他带来了意想不到的财富。然而,他更没想到的是,这个计划一开始就让他觉得很没有面子。
  2008年7月,周鹏飞来到苏州,租下一间小车库,挂出牌子,专门回收残次螃蟹和二两以下的小螃蟹。
  周鹏飞:我每次看农民养蟹,掉了一只蟹,我心里暗暗在高兴,那么大一只蟹对于我来说,我就捡到一个元宝。我看到掉脚的还有小的堆在那边的时候,堆得越多,我就觉得今天又收获了很多,财宝回去了。
  阳澄湖大闸蟹养殖户胡成斌:当时感觉自己的螃蟹有销路了,反正不好卖的螃蟹有人帮我买,我感到很高兴。
  那周鹏飞收那么多的螃蟹到底是要做什么呢?答案就在这口锅里。周鹏飞搅拌的就是他要做的蟹黄酱。
  原来,他受到以前做鱼肉酱的启发,想把残次螃蟹利用起来做成蟹黄酱,无论人们就馒头,拌米饭,做包子的馅,炒菜,都可以用得上。周鹏飞把江苏、上海跑了个遍,没有发现做这种东西的厂子,他觉得商机无限。
  周鹏飞:如果我们用三斤出一斤的话,成本是75块,如果是75块的原料,我们跟其它的调味料进行加工以后,我们至少做出五百瓶酱制品出来。
  蟹黄是螃蟹身上最金贵的,也是人们最爱吃的东西。周鹏飞原本觉得做酱很简单,可真正做起来才知道,根本不是那么容易,他只能一遍一遍地试。要做出这么一锅满意的蟹黄酱,周鹏飞不知道下了多少血本。
  周鹏飞:在我们做蟹黄酱当中,最困难的一点是体现在我用多少的比例能保持蟹黄的一个口味。每次试验都要五斤,再加上其它料,也就是说,一次试验成本至少要一千元钱。每天拿着这些东西端出去要倒的时候,心里就很疼。
  2009年7月的一天,周鹏飞熬出了一锅他自己十分满意的蟹黄酱,邻居们都闻着香味过来看究竟。周鹏飞觉得,这下终于成了。
  周鹏飞:我觉得这个产品就是香饽饽了,如果我一天不要多,能做一万瓶,我们一天就能赚到两万块钱,一年就能赚七百万。
  周鹏飞把蟹黄酱送到质监部门,各项指标都达标。周鹏飞组织工人加班加点生产,自己也亲自动手剥螃蟹。剥着剥着,周鹏飞就急了,别说一天一万瓶,就是五百瓶都做不出来。
  周鹏飞:非常非常熟练的,也就剥十斤。稍微生一点的新员工,只能剥六到七斤。按照这个速度做,我们的企业永远都是一个小企业。
  要想提高效率,就必须有机器。周鹏飞上网一查,日本有类似的机器,是加工海螃蟹的。他专门去了一趟日本,想要和对方合作,但对方一开价就是两百万元。
  别说两百万元,当时就是五十万元都拿不出来。怎么才能快速赚钱呢?
  这是苏州市有名的一条小吃街。2009年12月的一天,表弟严亚军来看望周鹏飞。在路上远远望见他,表弟却先难为情起来。
  周鹏飞的表弟严亚军:远远就看见他,系一个白色的围裙,拿一个5元、10元、15元的牌子在吆喝。我当时心里真的很难过。
  原来,周鹏飞急着赚钱买加工蟹黄酱的机器,看到周围有很多写字楼,就卖起了快餐。
  周鹏飞:做好盒饭以后,搬到马路上,你才发现一个问题,这个喊人家来买盒饭的事情蛮难的。在那憋来憋去,躲来躲去,不行,那盒饭再不卖就冷掉了,最后只好跑到马路上去喊。喊什么呢?盒饭很便宜——
  一个月下来,周鹏飞成了这条街上快餐卖得最好的人,一天能卖一千多份,但要攒够两百万元还要很长时间,他不能再等了。周鹏飞决定,自己做机器。
  周鹏飞凭着自己对食品加工机器的了解,加上自己的想象,去找朋友帮忙。
  孙东森:他这种机器,以前我们都没有做过,也没有听说过,还需要他自己给我们讲解,只能大致听懂他的要求,但是我们这边做可能比较吃力。
  没有找到合适的设备加工厂,经过半年多时间,周鹏飞竟然自己做出了一套螃蟹加工的机器,代替了手工剥螃蟹。
  周鹏飞:这个机器最大的好处就是螃蟹要这样把它切开,让它的腮和肺都放到后面去,通过这个机器的卡槽把螃蟹送进机器,切开以后,它的黄和肉就全部暴露出来。像这样的一个机器,如果把它放在吸嘴下面,它很轻松就吸出来了,我们原来要用筷子一点点把它挖出来,而且它一点也不破坏它原有的结构。
  孙东森:像我们平常做这种设备,而且国内没有的,网上也找不到的,我们这边没有几个月也做不出来,他这边能做成功了,确实比较厉害。
  2010年8月,有了机器,一天能生产一万多瓶蟹黄酱。这样一瓶蟹黄酱中,灯笼椒占了40%,蟹黄只占其中30%,成本大约是五元钱。产品终于可以上市了,周鹏飞给这样一瓶蟹黄酱定价七元,首先选择了苏州的批发市场和沿街的小超市。
  周鹏飞:我先把产品卖出去,我就有钱了,我后面就能周转起来了,所以一开始,我们产品的定位也做得比较低。
  周鹏飞在算计着,用不了多久,市场上的蟹黄酱就卖完了,他卯足了劲继续生产。
  有一天,工厂突然来了几个销售商,说是蟹黄酱根本卖不出去,要退货。没几天,市场的货又全部回到了自己的仓库,加上这段时间生产的产品,仓库里已经堆放了将近二十万元的蟹黄酱。
  周鹏飞:这个对于我们来说,又是当头一棒。原来以为我们把价格定低一些,能够快速解决眼前的困难。
  公司员工周红梅:再便宜也卖不出去,就相当于那个时候就面临着破产。
  公司员工吕燕:等于就是没有销售了。一个企业,如果没有销售的话,等于没有业绩,它也是没有办法经营下去的。
  周鹏飞不得不停止生产,公司没有一分钱的收入。这个时候,周鹏飞真正心慌了。以前没有机器、没有钱的困难,比起来根本算不上什么,卖不出去才是致命的打击。
  周鹏飞:人内心都是有一个时间段的坚强,过了这个时间段,一般人都是承受不了。
  时间一天天过去,周鹏飞心里越来越没底,他第一次对自己产生了怀疑。
  周鹏飞:中国有一句古话,有货不愁没卖处。现在,这个货做了,价格还低,你还卖不出去,说明这个事情就不对。
  公司员工周红梅:经常看到黑眼圈,红着眼睛。说真的,我们大家都能看出来,我们也有感觉,东西销不出去,老板是最紧张,最急的。
  12月10日,周鹏飞召开了一次出人意料的会议,向全体员工道歉,还说给自己三个月时间,一定能找到出路。
  周鹏飞非常郁闷,他幻想着有一个高人能给自己指点一二。有一天,周鹏飞和苏州大闸蟹行业协会会长杨维龙聊天的时候,一句看似不相干的话让他突然开了窍。
  江苏省苏州市阳澄湖大闸蟹行业协会会长杨维龙:阳澄湖大闸蟹本身是一个高端的,这是一个品质,品牌。无蟹不成宴。你如果没有阳澄湖大闸蟹,你这一桌再好,价格再高,不成宴,不上档次。
  螃蟹本身就是一个高端的食品,蟹黄又是螃蟹身上的精华,用蟹黄做出的酱也应该是个高端的产品。原来,自己从一开始的定位就错了。要走高端路线,周鹏飞首先想到了飞机场,因为他发现,在机场买东西的人都有个特点。
  周鹏飞:他们在买东西的时候,主要还是挑一些市场上没有的,而我们的产品市场上也没有。
  2011年1月的一天,周鹏飞拿了几箱产品就到了浦东机场,希望在机场销售。不知道该找谁,周鹏飞只好在一家店门口等着,下班的时候终于等到了这家店的负责人。周鹏飞说明了自己的来意,可对方根本不感兴趣。
  贸易公司机场负责人高伟丰:一上来的话,我们就没有理睬他,因为这边推销的人也比较多,我对他这个人也没有很深的印象。
  从机场出来,周鹏飞非常绝望,但他不能就此放弃,必须想办法把他拿下。他决定,第二天再来一次,把东西白给对方销售。
  周鹏飞:突然感觉山重水复疑无路,突然看到一个新的希望就摆在我们眼前了。
网友评论
powered by 组词网 © 2014 ZuCiWang.Com
sitemap: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