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网址:zuciwang.com 组词网,引导你的正确学习的新天堂。

真实的恐怖故事

真实的恐怖故事

  香港灵异事件


  全香港有过很多灵异的事件传闻,公开程度比较高或在民间流传比较多的更是不计其数,比如港九铁路广告灵异事件、香港大学灵异事件、辫子姑娘鬼魂传闻、沙田猛鬼村屋等,更是有一些八卦媒体统计香港十大闹鬼地方等,甚至《东方日报》这样的媒体都会描述或者记录,可见在香港的民间文化中鬼怪之类的理念还是很深的。
  对东方文化的理解是离不开对怪力乱神的崇拜、抵制、恐惧心理等多元因素的修正。做为一个复杂历史原因形成的地域文化,中国南方的风俗习惯以及粤文化的和西方文化的扭曲结合体,香港鬼神文化形成了一个独一无二的特点,既无封建迷信这种说法,崇尚先人的理念和处理方式,又没有对一切西方科学的服臣,崇尚对一切未知有拿来主义的判读标准和思维准绳。所以,媒体对这些事情的报道也是有一定的度,但是做为香港政府却没有对任何灵异事件给予官方的说法和首肯,只有一件灵异事件也是第一次政府公开的事件,那就是关于新界北的茶餐厅灵异事件,因为这件事是在东方判断标准和西方科技验证下共同得到的结果,所以没有被政府隐瞒。
  新界北区分为四部份,即上水、粉岭、沙头角、打鼓岭,而北区早年亦被称为“上粉沙打”地区。在打鼓岭地区有很多村落,这件事就发生在大埔田地区。新界北也靠近深圳,那里山清水秀,农田葱翠,有山也有多个屋村群落,相对来说,还算是繁华和交通便利之地。事情发生在1989年12月,这间茶餐厅叫潮涌记,平日里就卖些蛋粉肠粉饭和多士面包蛋挞之类的家常便饭,当然外卖也是经常送了,附近也有不少小的别墅区,稀稀落落的,不像如今的新界,到处是地产开发楼盘,屋村消失,别墅林立。今天的新界北闻名之处不再是田园之秀丽风景或灵异事件,而是毒品泛滥,在香港吸食氯胺酮比率全球最高,而都集中在新界北区。前阵子,警方在新界北抓获多名青少年吸毒事件,嗑药年龄开始年轻化,最小一名竟然才11岁。
  那天,很平常的一天,潮涌记的侍应接到打进茶餐厅里的电话,需要加底蛋饭、牛河粉等食物,说要送到大埔田西边的喜秀花园别墅一个单位,点了大概四个人的份额,于是伙计做完打包就骑上车提着外卖篮子赶往喜秀花园。到了电话中留的地址后,伙计按了门铃,等了许久不见人来开门,又是敲门又是大声叫“送外卖!”,不久,门开了一个很小的缝,把钱从门缝里递出来,叫伙计把外卖放在门口就可以了,伙计里觉得很奇怪,但是照做了,于是就回了潮涌记餐厅。晚上关门后老板算账时,在盘点一天赚的钱时,突然数到钱箱里有一叠阴私纸(冥币),当时以为是伙计或徒弟的恶作剧,就把下属都叫过来问,当时没人知道怎么回事,而且据后来的伙计跟警察讲,就是把钱偷走了也不会放冥币在钱箱里,谁也不会干这种缺德的事。于是当时就不了了之了。
  第二天,茶餐厅关门后老板数钱又在钱箱里发现一叠冥币,叫来下属和侍应,原来当天白天有人又接到送餐电话,点了一些粉和饭,是同一个单位,同前一天一样,让伙计把外卖放在门口,把钱从门缝下塞出来,老板很生气同时觉得很不对劲,跟伙计们要求,如果还接到这个单位的电话订外卖,等他来亲自送过去。
  果然不出所料,第三天,餐厅又接到外卖电话,要求送牛肉粉、叉烧饭等,于是这次老板亲自送过去,同样是到了门口,敲门后,有人把钱塞出来,老板想趁机看一下里面什么样子或是什么人在塞钱,但是完全看不到,不过想想就随便了,只要钱看清楚就OK了,老板亲自数钱验明真伪,都是真正的港币,于是放下外卖带着钱回潮涌记了。回到潮涌记茶餐厅后,老板特意把钱放在钱箱的一个单独隔断里,晚上盘点数钱时,就发现别的钱都没有问题,只有单独放的那些钱成了冥币,而这些钱就是自己从喜秀花园送外卖后带回来的。老板顿时通体冰凉,心生寒颤,于是恐慌之中向警方报了警。
  警方接到报警电话后,迅速派警员侦查喜秀花园此单位,但是拍门叫开都没人答应,按门铃也是坏的,于是破门而入,进入之后赫然发现四具尸体,横卧在地板上,并且立刻就可以判断尸体已经停放多日,死亡时间很久了。警方立刻封锁现场,进行调查,而询问此单位旁边的邻居们时,得到很多邻居反馈的信息竟然是,完全不知道隔壁有人死亡,因为最近几天一直在听到里面有人打麻将,虽然没有听到说话的声音但是洗牌的声音却是很容易听清楚的,特别是夜晚安静的时候,洗牌的声音很大。
  警方于是解剖尸体进行物证和技术分析,发现死亡时间超过1周,而不可思议之事件让法医都瞠目结舌,在四个死者的胃中,发现有消化程度不超过1-2天的新鲜食物,包括牛肉、河粉、叉烧等,在法医解剖历史中,这是从来不可能出现的。根据现代西方医学和解剖学理论,食物进入体内后,人体死亡,食物会停止消化,但是根据质谱分析和胃酸等发酵细菌的成分结构可以判定食物的正确摄入时间,而“他们”在潮涌记茶餐厅订的外卖正是这些。如果说这个技术结果还不够震撼的话,在警方从茶餐厅取回的物证——冥币上,又发现了除了送外卖的伙计和老板的指纹外,还有其中两名死者的指纹,别无其他。这些科学的解释结果和事实又对应不上,如果说没有古怪的话,也说不过去。
  附近村落也有人专门请大师过来看,大师认为此单位门面朝东北,气冲鬼门关,阴气极重,死亡之时又是冲煞之时,四个灵魂都没离开身体,以为自己还在人间,继续生活、订餐、吃饭、打牌,直到警察冲进房屋,破了气冲之场,才得以脱离困顿。而他们的真正死亡原因是,因为烧炭产生一氧化碳导致四人在打麻将后睡觉时中毒死亡。

真实存在的恐怖故事

  梦鬼


  一晃几天过去了,那个事还在脑子里出现,我问村里年长的老人,那里埋得是谁家的坟墓?怎么这么多年不见有人来上坟。老人们说,那个坟头有年号了,不知是谁家的,也从没见有人来,我想想有主意了。
  这天,我把家里的印版(一种印冥币的器具)找了出来,放在药箱里,拿到卫生所。买了瓶墨汁,裁了十几张包装纸,印了起来。中午回家时,到了那坟前,看看四周无人,我给印好的冥币烧了,口里还念叨着:来取钱吧,我给你送钱来了,以后别出来吓唬人了。烧着烧着,呼的来了一旋风,把灰钱刮了起来,听老人说:这是鬼来收钱了。我心里特高兴,觉着办了件善事。
  晚上,我又去卫生所值班,洗漱完毕,早早的睡了觉,不一会就进入了梦香。
  睡着觉,感觉晃晃忽忽的被人领着走了,我来到一处宅院,没有院墙,没有大门。只见一间破旧茅草屋,下面是陈旧的茅草,上面是新苫的茅草,院落里茅草横生,我来到了门前,有人过来开了门,是一位70岁左右的老太太,身上穿的衣服补丁摞补丁的,老人看上去一副病态,眼神里却透着高兴,慈祥的劲。老人看到我激动的说:“恩人来了!”。我莫名其妙,不知是怎么回事,在她的招呼下,坐在了炕沿上,环顾四周,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小炕上放着一张小炕桌,上面放着好几摞钱,我看了一下,心想,这老人家怎么有这么多钱哪?老人家看了我一眼说:“那都是你给我的吗,房子也是你给我修好的,我得好好谢谢你,”她看了看屋里,无奈的说:“我家里没什么好吃的招待你,也没什么值钱的玩意给你”。我朦胧的看着她,正想说话,就听她大声说:“有了!”,随即发出了个低沉的怪声,听着我头皮都发麻,不一会,就进来了5个男人,她看着那几个男人,用手一指我说:“以后你们就陪伴着他,不允许给我出现一点闪失,”那几个人诺诺听命。老人又对我说:“天不早了,你也该回去了,以后遇事不要害怕,会有人帮助你的,你会逢凶化吉,遇难呈祥的”。说完,用手轻轻的推了我一下,我激灵的打了一个冷战,醒了,想想,刚才是做了一个梦,但情节特清晰,就像真事一样。
  过了两年,这事还真的验证了。
  那年,我们家族远房的太爷爷,当年逃荒去了东北,这次回家省亲,到处看看,来到了我家。他会相面算卦看手相,听说还挺准的,我母亲让他给我看看,他看了看我说:“这孩子胆量过人,骑五鬼走路,神鬼都要让他三分,有难事自会有贵人出手相助,别看现在生活苦了点,中年自会发达,前程不错,晚年定当有福享”。我听了联想起那年的事,心想,他怎么看出来的。当时那会还是走大集体,挣工分,我家的日子也很艰难,勉强填饱肚子,哪还有痴心妄想那,我也没太在意这事,可过了几年,发生了很多事,都应验了此卦。

真实恐怖鬼故事

  小孩子的魂丢了怎么办


  你相信人有三魂七魄吗?如果你相信有,这篇文章就可以看下去了,收藏起来,或许有朝一日用得着。
  人是有三魂七魄的。魄是我们身体内的恒星,一般认为,七魄是固定不变的,在任何时候都不会丢失;三魂就不一样了,魂在特定条件下也会离我们而去,魂丢失了的人,轻者精神恍惚,四肢酸软无力,重者失去生命。因此,一个人四肢酸软精神恍惚的话,医生把脉、通过任何仪器都查不出病因来,就大约是魂走了。
  有的人,魂走了,过些日子魂又自己回来了;然而,大多数魂一旦走了,多不会自己回来的了。
  一般情况下,成人走魂的事非常稀少,最易发生走魂有年纪是0到7岁,其次便是7到12岁。人到了13岁以后,思想的独立性开始初步形成,因此魂不易离自己而去;就算离开了,大多能自己找到回归的路。这些小孩子,你如何知道他们是魂走了呢?当然,父母发现孩子身体不适后,如果没发高烧却出现眼神暗淡游离,一副若有若失的神态,7到12岁的孩子,他会告诉大人自己软得受不了。而0到7岁的孩子们,他们常常自己都不知道,特别是婴儿期。但是他们往往表现为心烦气燥,哭闹不停,睡眠不香,甚至常常从梦中哭醒;但是通过大人自己或者医生检查,却未发现孩子生病,就大有可能是走魂了。
  小孩子丢失魂的最常见原因是受到了过度的惊吓。
  那么,一旦发现孩子魂走了,我们应该怎么办呢?据说,有些道士会招魂咒,他们念着我们听不懂的怪话(咒语),在孩子经过的地方一路找去,找到魂后便收到符里带回来,再施法术把魂从孩子头顶强行灌入,之后再用符咒封住……这象神话, 我基本觉得他们是装腔作势的施法,事实上采用的是“呼魂法”。
  什么是呼魂法?就是自己最亲的人通过深情的呼唤,把丢失的魂唤回来。那些道士常常在“施法”的时候,一路都由孩子的母亲不断深深呼唤孩子的名字,因此我觉得道术者用的其实只是普通的呼魂法而已,只是故意搞得神神秘秘,骗取钱财罢!
  那么?到底怎么呼唤呢?父母如果知道孩子在什么地方受到过惊吓,便每天早晚去那里呼唤孩子的名字:“**,你在哪里呀?回妈妈这儿来吧!”连续喊三次;如果父母不知道孩子在哪里受到的惊吓的话,就在自己家里呼唤,每睡觉前和起床后都到自己常常进出的门口连续而深情地呼喊三次,一般情况下,丢失的魂就会被喊回来了。但是严重者,必须到孩子受惊吓的地方附近深情呼唤,你实在找不到孩子在哪里受的惊吓,就只好沿着你带孩子走过的所有地方一路呼唤下去,如果寻找呼唤三天,那迷路的魂多半就回来了。
  我们在对丢失魂的孩子进行呼唤的时候,每天再给孩子煮一个“影子蛋”,如果孩子饭量小,就只让他吃蛋黄,因为蛋黄一定要孩子吃掉。当然这是指已经吃饭的孩子了。
  什么是影子蛋呢?取一大盆清水,将丢魂者的脸用盆里的水照下来,用大汤匙对准失魂者的眼耳鼻嘴7孔,得七匙水,用此水煮一个鸡蛋。孩子能自己操作的,便由他自己操作,没能力自己操作的,便由亲人代劳。轻微者,一到三个蛋便够了。重者须7个影子蛋。注意是每天一个。
  煮熟蛋后剥开,让蛋黄成为整体,蛋黄上有形如五官的斑点的话,就较为严重,连续七日的呼唤加上连吃七个影子蛋,一般都能招回魂来。
  下面,我讲一段自己丢失魂的神奇故事吧,挺恐怖的哟,胆小者就此打住。
  大约在十岁那年秋,我家附那只常年不干“消水洞”的水干了,我们正是长假,那天我便和小伙伴启英一起相约去里面看看,是她提议的。我和她走到洞口,我抬头看看洞顶,感觉阴气森森,挺恐怖的,于是对她道:“我们还是不进去了吧?在洞口我就觉得挺吓人的!”
  启英:“你怕鬼?”
  我:“我知道没鬼,可是自己还是怕。”
  启英:“我女孩子都不怕,你男子汉还怕什么?你看,那洞顶的石头,多象一只挂在炕上的猪脚啊……里面肯定很好看的,我带有手电筒的。”
  听她这样一说,我麻着胆跟着往里走。里面除了黑暗阴冷外,石笋什么的都很漂亮,也没洞口时感觉那么吓人了。我俩又有电筒,便高高兴兴的到处爬上爬下的……突然,我听见她一声音凄历的尖叫:“啊!”之后便再也没声息,手电筒也掉在了地上。我不知发生了何事,便跑到她哪里看,这一看,我倒吸了口凉气:天哪,原来有条大碗口粗的大蟒蛇正昂首挺胸向我俩示威呢!起初,我见那蛇似乎并没要来吃我们的意思,还不怎么怕,可是我见启英呆呆的一动不敢动,便弯腰捡起了她的手电筒……
  我刚弯腰下去,猛然听见“嘶嘶嘶”数响,赶紧抬头瞧去,只见那条大蛇闪电的速度向我们扑了过来……我俩吓得双双仰面摔倒在地上。也许我们自己倒地的原因吧?或者我们手中的光亮,让它不敢咬。那蛇没咬着我们,逃进了洞深。我俩当时被那蛇吓坏了,有全身流汗,四肢酸软,仿佛虚脱了般。我们相扶着走出洞,都说永远也不要进这洞里去了,这里面怎么有这样大的蛇?
  第二天我还是很软,我也没在意。三天后,我实在受不了了,便对妈妈道:“妈妈,我软得受不了了。”妈妈摸摸我的头,发现没异样,便问我受过惊吓没有,我才说起被大蛇吓倒的事。妈妈立即给我煮了个“影子蛋”,并对我说:“你这么大了,自己再到那洞口去把你魂找回来!”我问:“怎么找?”妈妈:“谁叫你跑那里面玩的?我哪知道你怎么找去?反正你自己去找回来,不软了就是回来了。”我只好到那洞里默默念道:“我的魂回来吧……”……
  第二天,我恢复了正常。我想起同伴启英,原来她也和我一样软得不得了,可是她父母送她去医院,又没查出啥病来……于是,我告诉她吃“影子蛋。”
  我以为她也会好的,可又在第三天,我听说她死了,才吓了一跳,心道:“怎么可能呢?”原来,她父母之后再没给她招魂,他们根本不相信呢!她是上午死的,中午她父亲便用一张草席裹着,埋在了一条小河边。我们一直是很要好的不伙伴,我还没来得及看她一眼,她就埋入黄土了。下午,我悄悄去河边看看她的墓地,老远看见几条野狗在扒土,我吓了一跳,跑去赶跑了狗群,心想,她埋在这里肯定要被狗吃掉,多残忍?干脆我悄悄把她弄进那消水洞里去,扔到水塘里也比狗吃了好吧?还正没人看得见,我便把她从地里刨了出来,偷偷的背进了那消水洞。说实话,我平常很怕死人,可是因为天天和她一起玩,我发现自己一点也不怕她,觉得她还是和活着时一个样。
  我把她尸体放在地上,突然想道:“她是丢了魂死的,她的魂会不会还在这洞里?我喊喊看看能产能喊回来?”
  想到喊魂,我又干脆把她背进了里面,距我们见到蛇的地方不远了,我放下她大呼:“启英妹妹,你回来吧!”山洞回音乐阵阵,显得鬼气森森……我吓了一大跳,不敢喊了,倒坐在地上心里默默念道:“启英妹妹,你快点回来吧,我好怕,你再不回来我自己出去了呀。”我鼓起勇气在里面坐着默念了三遍,站起来正准备往外走,突然听见躺在地上的她喘出一口气来,我立刻蹲下去看,发现她醒了……
  事后,我向人们隐瞒这过程,只说自己去河边玩儿,看见野狗在扒土,一时好奇跑去一看,发现她已在露在外面,醒了……

日本真实的恐怖故事

  诡异的镜子


  一个大男人频繁看到“鬼影”,究竟是为什么?
  杨克强坐在角落里,盯着来来往往的人。他来参加朋友的酒会,却发现大多数人都不认识。正品着酒,杨克强突然看到一个女孩端着果汁过来。她穿着黑色晚装,系着藏蓝色丝巾,看上去典雅端庄,漂亮极了。杨克强觉得她很面熟,却又想不起在哪儿见过。他正要起身迎上去,女孩却拎起包,跟在一个男人身后离开了。杨克强问身边的朋友,那女孩是谁?朋友摇摇头,说不认识。
  整整一晚,杨克强心神不定。回到家,他心里仍想着那女孩,虽然只是一瞥,她竟然像在脑子里生了根一般,杨克强诧异,这是一见钟情?不,不完全是。一见钟情应该是莫名的兴奋,可他兴奋中却夹杂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古怪感觉。
  第二天,杨克强下班后沿着街走。路边有一家工艺品店,他不经意间一瞥,突然见橱窗摆着半尺见方的相框,里面镶嵌的就是那女孩印在纸上的艺术照!
  杨克强走进店,指着相框问店主是否认得这女孩?店主呵呵笑起来,说这样的图片有一堆,哪儿能知道是谁?见相框做工精美,木纹细腻,杨克强毫不犹豫地掏钱买了下来。
  回到家,将相框摆放在床头,杨克强反复端详,还用手机拍了下来。闲着无聊时欣赏这让他一见如故的女孩,应该是件不错的事情。杨克强伸手正要关灯,突然发现那相框中的女孩变了,她的额角在流血,鲜血一滴滴顺着相框流到了桌上。杨克强一激灵,跳下床打开大灯,相框里女孩笑容依旧,安静地望着他。杨克强摇摇头,真是莫名其妙,难道是幻觉?
  清晨起来,杨克强照例先去卫生间洗澡,用毛巾抹一把镜子,整理一下浴袍,突然,杨克强的目光一下子直了,镜子里照出的不是自己,而是相框中的女孩!那张脸漠无表情,正死死地盯着他。杨克强吓得后退两步,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半晌镜子里的脸消失了,杨克强大口喘着粗气,再看镜子里是他自己,穿着浴袍,神情惊慌。
  走出卫生间,杨克强越想越觉得古怪,这到底是怎么了?
  杨克强坐车上班,一路上心烦意乱。到了单位,他一进办公室就关紧了门,为自己冲了杯咖啡。杨克强走到窗前,他在19楼,一直都很喜欢这种登高望远的感觉。只是看了片刻,突然一哆嗦,他从玻璃窗中看到了一个影子:是那个女孩!她穿着白纱裙,在玻璃中静静地望着他!咖啡杯从他手里滑落到地上,杨克强的心像被什么狠狠地抓了一把。他闭上眼睛,告诉自己这全都是幻觉,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再睁开眼,玻璃窗中是自己的影子,杨克强长舒一口气。
  下班回家,杨克强顺路来到吴医生诊所。一天两次出现幻觉,他怀疑是不是眼睛有什么问题?吴医生很快为他做了详细检查。检查完毕,他笑着说杨克强的眼睛健康极了,甚至连轻微的近视都没有。
  “可是、可是我今天照镜子,却看到一个女人。”杨克强站起身说。
  吴医生一怔,问他看到的人是什么样子?杨克强拿出铅笔,大致画了一下女孩的轮廓。吴医生惊愕地看着他,问他是否认识她?杨克强摇摇头。吴医生安慰说可能是心理因素,如果下次再看到,一定打电话给他。
  杨克强手里握着眼药水,直接回家。到家之后,他第一件事就是照镜子。镜子里的年轻人西装革履,头发纹丝不乱,千真万确是自己。杨克强点点头,正要转身,可就在这瞬间,镜子里的影像变了,一张陌生男人的脸出现在镜子里,那张脸十分巨大,几乎填满了整个镜子。杨克强的头发都要竖起来?天哪!这人是谁?
  这影像持续了几秒钟,杨克强几乎都要窒息,终于幻象消失了。
  杨克强呆愣半晌,抹了把额头的冷汗,想打电话给吴医生。他拨了号,他却又放下了,一个大男人频频看到“鬼影”,岂不惹人耻笑?
  杨克强胡乱吃了点东西,上床休息。侧着身,他又看到了相框中的女孩。杨克强索性坐起来,将镜框拆开,想扔掉镜子里的纸。可是,拿开纸,里面却露出一个小女孩的头像。她看上去不过七八岁,模样很讨人喜欢。杨克强将小女孩的头像和揭掉的图片放到一起,他一眼断定,这是同一个人!
  杨克强的心莫名地涌出阵阵恐惧。不知过了多久,他似乎听到身后有动静。他缓缓转过身,后面的镜子里出现了恐怖的一幕,一道又一道昏暗的光影落下来,是几个少年在挥拳,那拳头好像打到了杨克强的头上。杨克强又惊又惧,不自觉地抬起双臂去抵挡。片刻之后,光影消失了,杨克强却仿佛快要虚脱。
  杨克强抓起外套出门,跌跌撞撞地进了一家酒店。他不能再待在家里,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在酒店睡得很安稳,一觉到了天亮。阳光从窗子洒进来,杨克强回想昨晚的一幕,仍然心有余悸。他清楚地知道,那不是梦。杨克强坐在沙发上,双手抱头,冥思苦想。他应该尽快去找那个女孩,弄清她的身份。为什么镜子中会出现她的影子?这所有的莫名其妙似乎就是从那天晚上遇到她开始的!
  半小时后,手机响了。杨克强忙拿起来接听,是吴医生。他关切地问杨克强是否又出现了幻觉?杨克强说是,这次又有一个男人。吴医生沉默了几秒钟,问他认识吗?杨克强说不认识。这时,有电话打进来,杨克强忙说回头再跟他联系。
  是举办酒会的朋友打来的。杨克强让他一定查查那晚穿黑色晚装系藏蓝色丝巾的女孩是谁,哪怕问遍所有的朋友也要查出来。朋友已经查到,说她叫许小薇,是一家广告公司的文案。当时是她的男友张林带她来的,不过他跟张林不是很熟,邀他参加酒会也是顺路人情。问清女孩公司的位置,杨克强匆匆出门。
  许小薇正坐在桌前做着设计。看到杨克强,她有些吃惊,问什么事?杨克强问能不能找个安静的地方说话?许小薇犹豫一下,带他来到会客室。杨克强拿出手机,问这图片是不是她?许小薇看罢,说这是她姐姐。因为长得漂亮,也为了挣钱,她从很小就拍这样的图片。
  “你姐姐?”杨克强惊讶极了。
  许小薇点点头,说她和姐姐是双胞胎。因为家穷,母亲生下她们之后,姐姐强壮些就送了人,她被留在了家里。可是,就在3个月前,姐姐失踪了!她们父母双亡,父亲半年前去世,临终前把这个秘密告诉了许小薇,她这才找到姐姐。想不到姐妹俩相认不过半年,姐姐就莫名其妙地失踪了,到现在警方也没有任何线索。
  “姐姐和你住在一起?”杨克强问。
  “没有,但我们常通电话。姐姐失踪那阵子,我正在外地出差,回来后我联系不上她,还以为她出门了。可一连十几天姐姐下落不明,我不得已报了警。”许小薇说。
  杨克强失望地站起身,对许小薇说最近两天他在镜子里看到过她姐姐。许小薇愣住了,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问姐姐在哪儿?杨克强摇摇头,说不知道,只看到了脸和模糊的影子。许小薇听了,默默地低下头,说姐姐很可怜,因为寄人篱下,常被人欺负。所以,她性格内向、沉默,总喜欢一个人安静地待着。
  天渐渐黑下来,杨克强告别了许小薇。因为心情烦乱,他在街上走了很久才回家。
  一进家门,杨克强就感觉不对。他伸手正要去摸墙上的电灯开关,突然听到身后一阵风声。杨克强低头弯腰,顺手抄起椅子向身后砸去。一个黑影闪过,手里晃着匕首。杨克强一步步后退到门口,突然,似乎是从墙里传出一声尖细的喊叫:“滚,快滚!”这一声把那黑影镇住了,他四下里看看,兔子一般逃向了卧室。
  杨克强没有追,那黑影一定是从卧室跳窗而逃了。杨克强浑身酸软,喘了半天粗气。这人是谁?看样子是想杀了他。可为什么?因为他整整一天都和许小薇待在一起?在黑暗中坐了许久,杨克强站起身,朝门外走去。
  来到吴医生的诊所,杨克强坐在了椅子上。吴医生见他脸色苍白,忙问发生了什么事?
  “我的眼角膜,是不是一个女人的?”杨克强突然问。
  吴医生呆住了,说他得为客户保守秘密。杨克强如困兽一般,说他一定得说出来,否则他会死掉。今天就有人来追杀他!正说着,杨克强一眼看到吴医生身后的镜子。刹那间,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镜子里,他看到吴医生举起了手术刀,手术刀朝着一个女孩的脸划下去……杨克强恐惧得都要眩晕。
  3个月前,吴医生找到因意外失明两年的杨克强,说只要他出20万就能移植眼角膜。一个家境贫困的人死了,死前愿将自己的眼角膜卖20万留给父母。杨克强拿出了所有积蓄,移植了眼角膜。他万万没想到,这对眼角膜竟是这样得来的!杨克强一把揪住吴医生,手颤抖着。吴医生神情慌乱,问他要做什么?杨克强的声音突然变了,变成了女声,既尖又细:“是你杀了我,是你杀了我,你要还我的命,还我的命……”那声音盘旋在房间里,格外凄厉恐怖。
  吴医生浑身哆嗦着,双手用力摇摆,“不,不是我,是张林!他是个混蛋,醉酒强暴你之后,因为你发誓要告诉妹妹,于是他一怒之下杀了你。他欠了20万赌债,杀死你之后,我就被他叫了去。我只拿了两万块钱,不是我杀的你,不是我……”
  两个月后,逃窜外地的张林被抓,吴医生也被收了监。许小薇姐姐的尸体在一个河沟里被找到……
  杨克强在接受警方询问时,说不清为什么会看到死者和凶手。一个资深法医为他解开了谜团。人的眼角膜也有记忆细胞,不过因为活力程度不同,表现强弱也有所不同。像杨克强移植的角膜可能因为强烈的恐惧或仇恨,记忆活力强,就看到了捐献者生前印象深刻的东西。国外已经有不止一宗这样的案例。杨克强问为什么是在移植半个月之后呢?法医笑了,说它得先在你的眼睛里存活啊。
  离开警察局,杨克强长舒一口气,不自觉得学起了小鸟儿的叫声。要知道他可是个口技专家,那墙里发出的“滚”、几乎吓死吴医生的女声,全是出自杨克强之口,这可救了他的命呢!
  走出不远,杨克强远远地看到了许小薇。他突然站住了,恍惚中他仿佛看到许小薇朝着他走过来,双手托着蛋糕,嘴里唱着生日歌……那是姐妹俩一起过的唯一一个生日,也是她们最幸福的生日。

真实灵异恐怖故事

  看着修路工人被石头砸死的鬼异事件


  在我上小学二年级的那年秋天,我们学校后面的山上正在修公路,听说,我们学校正后面那班修路工人来自河南。
  一天中午,我与几个同学正在操场上玩。我突然抬头向修公路那里望去,惊异的发现一块大石头在学校右首那山头缓慢的斜向下向我学校正后面滚。我心想:“难道我学校正后面的坡上有人?要不那块石头怎么滚得如此鬼异?”想到此,我便向学校正后面的山坡望去,惊讶的发现学校正后面的山坡上果然有个男人,只见他正缓慢的向上走着。我立即大喊:“喂,那个上爬的人赶快向上跑,不然石头过来了!”可是我一个人声音太小,那喊声坡上那人如何听得见?身边几个大的同学听见我喊声,也纷纷向山坡望去,望了后他们说:“你大叫干嘛?那石头隔上去那人好远呢?隔了三个班子,能滚过来?除非那块石头在山坡上横着滚,这可能吗?”说话的同学,我至今依然记得,他叫陶琴。
  我却道:“那块石头看样子真是来打坡上那男人的,我们一起喊,叫他快点向山上跑,否则来不及了。”
  其他同学几乎同时道:“要喊你自己喊,我们才不喊呢!那块石头怎么可能滚到那人那里?”然而,同学们话音刚落,却见那缓慢滚着的石头突然快了起来,而且真是横着向那男人的方向冲去的样子。于是同学们都大叫起来:“那上去的人,快向上跑啊!石头来了!”
  那人这时听见了,却并没听我们的话向上狂奔,只见他立住脚观望,之后继续向上慢慢爬。
  我们看见那石头越滚越疯狂,象长了眼睛似的向那人所在方向横冲,于是继续高喊:“那人,你快向上跑啊,石头真的滚过来了!”
  可是那人这时仍然慢慢向上爬,似乎听不见我们的喊话。估计他是看见自己班子上的人都坐在地上休息,哪里来的石头?
  陶琴见此便道:“我们不喊了,喊他也不听。再说就算那石头真滚到跟前,估计他也能让得开的。”
  我们停止了呼喊,纷纷观注着那石头。那块石头约模距那人一丈左右突然凌空而起,以闪电的速度向那男人冲去,那男人哪闪得及?被砸在脑袋上便再没起来……
  一个同学这时说:“果然打中了,真象况华昌所说的那样,专门滚过来打那人的呀……哈哈……那石头一开始滚你怎么就觉得它要来打中那男人啊?”
  我老实说道:“我看见它向那方向滚过来了呀。”
  陶琴:“你最先喊的时候,那石头是斜向下滚的,我们都看得清清楚楚,你当时怎么看出那石头马上会横着滚的?我们都没看出来呀?”
  我:“可我觉得它就是要横着滚的。”
  ……
  那男人当时便被那块石头打死了,他老乡跑下来抱起他大喊着,还流着泪……

真实恐怖故事攻略

  杀人于无形


  “喝茶,喝茶。”我的私人医生端过一杯茶放在我的面前。
  我端起来喝了一口,然后直截了当地问他:“我让你准备的毒药,你弄好了吗?”
  “弄好了。”医生说着,小心地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小塑料瓶。
  我有些不放心地问:“这种毒药真的不会被警方检测出来吗?”因为我要确认,当我毒死老婆之后,不会被警方怀疑。
  “您放心吧,绝对杀人于无形。”医生信誓旦旦。
  “你不会拿了我那么多钱,然后忽悠我吧?这东西有这么神奇吗?”我还是有些不放心。
  医生看了看表,然后肯定地说道:“毒药的效果请您放心,它真的管用,不信再过5分钟您就知道效果了。”
  “什么意思?”我对他的话有些费解。
  “因为你刚喝的茶里就放了这种毒药。”医牛淡定地说。
  “为什么?”我的头嗡嗡直响,感觉内脏有些痉挛。
  “你老婆给了我双倍的价钱……”
网友评论
powered by 组词网 © 2014 ZuCiWang.Com
sitemap:1234